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EOS最新消息,火幣陷賄選丑聞,引發了人們對EOS治理失敗的擔憂

這幾天,一個名為“Maple Leaf Capital(楓葉資本)”的Twitter賬戶從一份泄露的Excel電子表格中截圖顯示,數字貨幣交易所Huobi接受資金,為了確保支持網絡分布式決策的某些實體成為21個EOS超級節點。這個事件也被國內媒體報道出來并再次引起廣泛的討論。

這一指控值得注意,因為EOS只有21個超級節點,這些參選的實體定期被選出來維護區塊鏈的歷史,并因此獲得加密貨幣形式的獎勵。

沒有人可以證實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也不能證實電子表格數據的來源。但不容忽視的是,賄選丑聞引發了人們對EOS治理失敗的擔憂。

Huobi身陷賄選丑聞

Huobi是全球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交易所之一。此次曝光的Huobi的《Huobi礦池節點賬戶數據20180911》Excel數據表,內含《節點互投表》、《控制節點投票情況》、《節點收益表》、《票倉及賬戶情況》4份表,數據指出Huobi與其他EOS節點票數互投、控制其他節點分割節點收益。有報道稱該表疑似Huobi不慎外泄的內部資料。

火幣陷賄選丑聞,引發了人們對EOS治理失敗的擔憂

從曝光的表格截圖可見,根據9月4日、5日、10日的記錄,Huobi將票投給starteosiobp、zbeosbp11111、bitfinexeos1等20個節點,16個節點與其有來有往,進行互投。

除了EOS節點收入,Huobi還有VET、TRX、ONT節點收入,這些記錄在《節點收益表》中。以VET為例,截至9月10日,VET節點收入904370.43個VTHO,約1989美元。

表格曝光后引發熱議,有網友氣憤于控制節點違背社區公平意識,影響整個網絡的完整、公平、安全性,也有網友調侃稱,這早就不是不能公開的秘密了,“Huobi才看不上這點錢。”

之后,Huobi發布了官方聲明否認了所有指控。聲明如下:近期有媒體反饋,有“內部文件”顯示,火幣EOS節點存在投票牟利的情況,經內部初步查證,火幣與文中提及的相關節點并無任何財務往來。有關情況還在進一步了解中。

EOS臨時憲法再惹爭議

雖然,Huobi否認了指控,但這并不意味著對整個EOS網絡沒有進行傷害。Block.One是EOSIO軟件的創造者,他們在近一年的初始硬幣發行(ICO)中籌集了40億美元,于上周二發布了自己的聲明。

它寫著:“我們知道有關非正規區塊生產者投票的一些未經證實的主張,以及隨后否認這些主張。我們認為,重要的是確保在選舉事務廳內進行自由和民主的選舉進程,并可在我們認為適當時與其他持有者一起投票,以加強這一進程的完整性。”

除了對這種錯誤做法進行指責之外,爭議還說明了更深層次的問題,為那些聲稱EOS協議在治理方面可能不完整的人火上澆油。

在最簡單的層面上,爭論的焦點在于是否應該允許區塊生產者付錢讓其他人投票給他們。EOS臨時憲法是為網絡參與者制定規則的文件,明確禁止購買選票,但該憲法從未得到EOS用戶的批準。

然而,與此同時,EOS似乎是為區塊生產者設計的,以支持其他區塊生產者。

區塊生產者獲得令牌,并對協議的長期健康狀況感興趣,因此一些人認為,他們將(而且必須)使用這些令牌來支持與他們合作的其他區塊生產者,并認為他們是網絡的良好管理者,這似乎是很自然的。

EOS New York的社區經理凱文?羅斯(Kevin Rose)承認這一點,但他告訴CoinDesk:“利益分享和投票交易損害了一個組織保持獨立的能力,這是一個問題。”

針對此次再次出現的爭議,EOS基金會發布官方聲明,給出解決此類爭議的方案計劃:

1、一個或多個EOS主網的成員向ECAF提交了一份針對所謂的投票賣家和投票買家的申訴;

2、ECAF指派一名仲裁員或三人小組審理此案;

3、對于可能出現的不利裁決,爭端各方必須提交保證金;

4、仲裁員(或小組)向有關方面尋求專家協助;

5、發出傳票,收集事實;

6、各方都有充分的機會對證據提出質疑;

7、仲裁員的決定已達成,包括一份仲裁令如果適當的話;

8、如果雙方不自愿遵守,則由節點執行仲裁令。

EOS未完成的治理隱患

然而,這一事件加強了EOS軟件在發布時可能過于原始的說法,因此值得重新審視。

首先,EOS具有鏈上治理,盡管在這個系統中,EOS令牌持有者只能做出一個決策。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決定哪些公司擁有控制EOS賬目的21個超級節點。

其他任何決定都取決于那21個超級節點。他們甚至可以鎖定他們認為惡意操作的賬戶。

其次,EOS的憲法禁止購買選票,但從未得到批準。(甚至不清楚批準意味著什么,因為該軟件是在沒有辦法就規則達成一致的情況下發布的。)

臨時憲法是由一個阻止生產者的委員會組成的,該委員會在EOS推出之前。它的最后一篇文章承認,在新憲法獲得批準之前,它只是一部臨時憲法,但不僅沒有得到批準,甚至連批準憲法的合法途徑都沒有。

自推出以來,有希望成為新區塊生產者進入了這個領域,他們不知道或不在乎制定臨時憲法的過程,其中一些人成功地贏得了其中一個代表席位。

第三,本文所述的EOS治理不適用于交易所,交易所擁有對大量用戶加密貨幣的監管權。

EOS治理是通過錢包完成的。如果用戶不將他們的代幣保管權移交給交易所,他們真的沒有辦法投票給他們的支持的超級節點。更重要的是,用戶也沒有辦法阻止交易所投票給那些不喜歡超級節點。

投票在錢包層面起作用,所以一個人只有擁有監護權才能真正投票。任何想要表達關于誰應該是區塊生產者的意見的人都必須在EOS上押上他們的代幣,EOS會將他們鎖定至少三天。

投票也是連續的。EOSIO軟件每隔幾分鐘就會重新檢查一次選票計數,如果有一位新候選人進入了前21名,就會有一位被踢出,而這位新候選人也會進入前21名。

由于用戶將他們的代幣放入交易所的錢包中才能在那里使用,因此交易所必須竭盡全力給他們的EOS持有者一種投票的方式(例如為每個投票排列創建一個單獨的錢包)。

活躍的EOS社區在推出之前就已經敦促用戶將他們的代幣從交易所撤下,這是一名用戶在由EOS聯盟(EOS Alliance)為中國區塊生產商候選企業舉辦的一場集體視頻電話會議上提出的觀點。

最后,EOS錢包默認是匿名的。這就不可能知道誰給了誰什么。因而也無法確實,那些被指控向Huobi支付獎金的各大超級節點會把一部分獎金支付給Huobi錢包。

因此,即使Huobi沒有接受任何此類付款,目前的談話反映出人們普遍擔心這種事情會發生。

Vitalik的預測

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此前曾寫文章,對EOS獲得共識的模式及其管理架構進行批判,稱大的利益相關方之間的合謀,壓根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何時發生的問題。他們遲早有一天會將自己短視的利益,看的比社群集體的利益更加重要。

BlockOne 下面所附屬的風投公司,現在或擁有或運營著 8 個區塊鏈生產端,而在 EOS 上,總共才只有 21 個區塊鏈備選端口。BlockOne的投資人硬幣資本正在開發自己的超級節點,并且對其他的 4 個節點進行了投資,這其中包括了 EOS 老貓、歐鏈、EOS 引力區以及 eosONO。

同樣,一些人聲稱那些支持EOS協議的人已經提出了這個問題,但是卻遲遲沒有解決他們的擔憂。例如,Buterin在EOS發布之前闡明了投票購買的脆弱性。

他寫道:“普通選民只有非常小的機會影響哪些代表被選中……他們的動機就是投票給那些提供最高和最可靠賄賂的人。”

當時,他還指出,圍繞誰將成為21個超級節點的緊張局勢“基本上已成為中美地緣政治經濟戰爭的另一個前沿陣地”。

這是真實的。在各種與EOS相關的電報群,我們看到EOS的持有者宣布他們將不再投票給任何中國的區塊生產商。也許更準確的說法是,參與公開發布的區塊制作者與不參與公開發布的區塊制作者之間的緊張關系。

但它確實反映了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起因是一開始沒有定義規則。

一些用戶一直將臨時憲法視為如此多的數字文件。除了臨時憲法外,還有一個塊生產者協議,其中塊生產者候選人承諾擁有網站并披露擁有其公司10%以上的任何人。

有些人還沒有這樣做,除了使用fork協議之外,社區幾乎做不了什么。

正如Zamfir在他的博客上寫道:“如果一個協調機制是合法的,那么人們就會(理所當然地)采取行動,就像人們會使用它一樣。”他說:“如果這是非法的,那么他們就會表現得好像人們不會使用它是事實一樣。”

一些在網絡上有影響力的人并沒有像臨時憲法和阻止生產者協議那樣行事。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一點,因為他們并不都做協議要求他們做的事情。

所以,即使Huobi現在不買選票,最終幾乎肯定有人會買,除非制定出整個社區都認為合法的規則。換句話說,這是一個需要時間解決的問題。

這是一個叫Aurora EOS的區塊生產者的觀點,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寫道:“隨著EOS的發展和支持更多的應用,那些投資于網絡的長期成功的人將與削弱網絡長期安全性的力量進行斗爭,比如投票操縱。”

也就是說,如果像EOS這樣分散化社區已經變得支離破碎,那么網絡成功的內在激勵應該促進解決方案。

就像Zamfir的帖子所指出的那樣:僅僅通過投票是不夠的。它必須被足夠多的參與者視為合法的,以便大多數參與者感到傾向于遵守規則。

在短期內,如果有任何集團生產者貪婪地利用他們的影響力,那就封鎖,把他們擠進前21名的名單。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