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以太坊ETH 會是區塊鏈的未來嗎?

前言:本文作者Michael K. Spencer認為以太坊區塊鏈的未來,他從承載的區塊鏈初創項目、開發者數量、對區塊鏈的理想等方面來闡述,他如此旗幟鮮明的看法肯定會帶來爭議。從藍狐筆記的角度,區塊鏈還處于早期,未來不可能一條鏈一統天下,會有新的項目還在路上。不過,目前看,以太坊占據了一定的先發優勢。如果其他項目不能有很大的特色,很難超越以太坊,尤其是犧牲去中心化程度的項目,未來可能也會面臨一些困難。本文來源于mediu.com,由藍狐筆記社群“司馬青衫”翻譯。藍狐筆記(lanhubiji)授權轉載

 

承載最多區塊鏈初創項目并吸引大多數開發人員的平臺將會最終勝出。最終是最具有實用性、擁有最多的開發人員和最具可擴展性的dApp框架的區塊鏈平臺將贏得勝利并接管比特幣,成為區塊鏈創新的繼承者。

 

在2018年,很難說這個平臺不是以太坊。以太坊催生了無數的ICO,并且迄今為止它擁有的全球的區塊鏈開發人員數量最多。

截至2017年10月,根據CNBC統計,它至少擁有35,000名開發人員。在2018年,一些人認為這個數字現在接近20萬。這是加密貨幣研究員和YouTube大V—Kevin Rooke所說的。

 

以太坊:去中心化精神的使女

 

很少有區塊鏈項目像以太坊和Vitalik Buterin一樣體現了去中心化的精神。以太坊基于新一代區塊鏈技術,并針對軟件工程師進行了優化。隨著分片和plasma技術的進步,它有可能很快就克服其可擴展性問題。

 

據報道,前100個區塊鏈項目中有94個是在以太坊網絡上發布。 截至2018年中,以太幣的市值為523億美元(2018年8月15日,下降到270億美元),但這并沒有完全顯示出其作為區塊鏈開發者和初創公司的DAPP領先平臺的普遍性。

 

“傳統貨幣的根本問題是使其運作所需的所有信任。必須信任中央銀行不會使貨幣貶值,但法定貨幣的歷史充滿了對這種信任的破壞。”?– 中本聰

 

以太坊:區塊鏈平臺開發人員希望工作的平臺

以太坊對擴展戰略和去中心化的承諾,可能是最引起開發者將其作為首選DApp平臺的原因。雖然比特幣在過去十年中發展成為一個有價值的數字存儲,但由于各種原因,它并未就作為支付方式進行擴展。

 

然而,以太坊越來越成為領先的分布式應用平臺。雖然競爭對手已經出現,但沒有對這種情況構成任何直接威脅,其中包括:EOSNEO,Cardano,Stellar,Qtum,ICON,現在Tron已經在全球市場上獲得了顯著的市場估值和存在,重點放在分布式的應用程序上。

 

那么,區塊鏈初創公司和開發人員會信任誰呢?

 

建立在以太坊上的項目太多,無法完全列出,但即使是最實用的解決方案,比如20億美元市值的中國物聯網區塊鏈網絡VeChain,也是基于以太坊網絡上的。 Tron正在轉型以建立成為NEO的競爭對手,NEO通常被稱為“中國的以太坊”。不確定Cardano或EOS是否具有它們聲稱的在不久的將來或未來幾年威脅以太坊的技術優勢。

 

您還會注意到,以太坊還與企業級公司建立了實質性的合作伙伴關系,其中包括云亞馬遜云(AWS)。

 

“雖然大多數技術傾向于使外圍工人自動執行瑣事,但區塊鏈自動遠離中心。區塊鏈不會讓出租車司機失業,而是讓優步失業,讓出租車司機直接與客戶合作。”?–? Vitalik Buterin

 

隨著區塊鏈的發展,它與云服務的交叉,以及智能合約如何與服務業結合、可用性、共享經濟和公用事物權力分散化都是相關聯,這些都是相關的。一個瑞士小鎮將使用基于以太坊的ID在區塊鏈進行投票。區塊鏈在我們生活中的應用甚至還沒有從根本上清晰,但采用已經加速并且正在加速。

有了它,軟件工程師、開發人員和程序員的興趣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黑客和BTC莊家試圖壓低比特幣的價格,以太坊就不會成為這樣的先鋒,它可以成為企業與分布式組織和區塊鏈初創項目交叉的先行者。雖然I C O監管壓力已經減少了2018年的總資金量,但如果對比估值不尋常的EOS和Telegram,那么以太坊將更實際一些。

區塊鏈可能不像人工智能和云一樣是商業的未來,但它肯定會成為一個增加投資回報率和明顯收益的重要協議。

 

在開源項目和去中心化的概念中,開發人員被這個領域的動態創新所吸引。即便是華爾街也會看到大量的金融人才與軟件工程合作,開始新的激動人心的項目。這不是因為加密貨幣,而是因為以太坊。

 

如果I C O在2017年推動加密貨幣的炒作,那么在2018年企業采用區塊鏈技術正在改變我們看待區塊鏈技術的方式。現在區塊鏈領先于量子計算和超級計算,這種新興技術如何影響創新和各種新的區塊鏈初創公司將是驚人的。

 

“比特幣的性質是這樣的,一旦0.1版本發布,其核心設計在其整個生命周期中都是一成不變的。”?– 中本聰

 

雖然比特幣仍然是一個經典和象征,但以太坊是動態發展的,必須發展以滿足時代的需求,并作為當前的DApp領導者平臺。

理想和信任對開發人員至關重要

Vitalik Buterin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其明顯的理想主義完全把其他加密貨幣項目還有山寨幣的牟取暴利比下去。由于Vitalik的年輕和遠見,以太坊并不像Facebook版本的微軟。

 

如果我們看看谷歌上面的趨勢,除去舊金山、西雅圖和紐約的三巨頭,在美國哪些城市,你認為去年對以太坊的搜索正在增加?

????奧斯汀

????洛杉磯

????圣地亞哥

????波士頓

????丹佛

????邁阿密

????華盛頓

????芝加哥

 

所以基本上這些地方都是年輕開發者所在的地方。一些最有才華的開發者和企業家被區塊鏈領域所吸引,這令人興奮。

然而,在全球范圍內,到目前為止中國是以太坊搜索的數量最多的區域。因此,必須得出結論,區塊鏈初創公司的許多重要工作實際上都發生在中國。

 

在一個日益復雜的世界中,區塊鏈最大的獨特價值可能是如何處理和解決無數行業及其子行業交叉點的信任、問責和安全問題。讓我們切合實際,這些問題正在加劇,并且在價值鏈中幾乎普遍存在。

 

“隨著社會變得越來越復雜,作弊將在許多方面逐漸變得越來越容易,并且更難以偵查甚至被理解。”?–? Vitalik Buterin

 

年輕人、消費者和公民需要對系統、應用程序、服務、政府、政治和企業可持續發展保持另一種信任。區塊鏈可以體現出更大的分散化。以太坊可以成為一種載體。

 

“世界各地的富裕社會正面臨著對既有當局越來越強烈的信任危機。經濟停滯不前、不平等加劇、政治腐敗以及為了精英的利益而日益增加的技術壟斷引發了民粹主義的強烈反抗。”?–? Vitalik Buterin。

 

Facebook這個面臨最大的信任危機的公司甚至宣布將把區塊鏈整合到其商業模式中。 Coinbase正在爭先恐后地確保其應用程序的普及并確保其未來的可行性。更強大的亞洲來領導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解決方案也是不可避免的。

TRON非常雄心勃勃,NEO聲稱比以太坊更有優勢。中國可以加速推動區塊鏈項目,并可能在2020年代大力發展。但是,它們能否吸引開發人員遠離以太坊的平臺呢?

 

如果比特幣陷入爭議之中,那么以太坊就有可能被淘汰。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是加密貨幣的陰和陽。在使用5G網絡運行智能合約的Web 3.0上,有什么可能的事情發生?在所有事物相連的物聯網中,將采用哪種區塊鏈系統?讓我們拭目以待。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