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中國最可靠虛擬貨幣?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2008年,蘋果公司市值尚未突破萬億美元,喬布斯依然主政蘋果,不過卻停售了第一代iPhone,官方原因是價格過高。

2008年,美國雷曼兄弟申請破產,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席卷全球,世界經濟陷入低谷。

這一年,一個叫“中本聰”的人有感于法幣超發帶給世界經濟的不穩定性,創造性發明了一個去中心化的、永不通脹的虛擬貨幣——比特幣,并挖出第一個區塊,即“創世區塊”。人們在此基礎上提出“區塊鏈”概念。

也是在這一年,第一批“90后”(指1990—1999年間出生的孩子)業已成年,卻在面對成人世界時被貼上形形色色的標簽:“叛逆”、“自我”、“不靠譜”……

時間的齒輪飛速旋轉,而今十年已過,喬布斯離開了蘋果,去往了天國,繼任者庫克爭議不斷;比特幣上漲了超過1000萬倍,一度高達2萬美元,夠買1000張披薩了,區塊鏈也被認為是繼互聯網之后、和之同級別的新浪潮和風口;中國區塊鏈注冊公司達到一萬多家,僅2018年上半年新注冊公司就有7千余家;第一批90后摸爬滾打了十年,昔日的成見標簽早已被撕下,90后開始在各行各業嶄露頭角。

當新興科技“區塊鏈”遇見新生力量“90后”,會迸射出怎樣的火花?核財經APP探訪區塊鏈行業的90后們,他們有富二代創業者,也有學霸技術大咖,也有媒體人,還有懷有一夜暴富夢的炒幣者。換個角度去看區塊鏈,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感悟。

富二代創業者:我是富二代 但不混吃等死

1994年出生的戎若天很反感別人叫自己“富二代”,至少6年前的他是這樣的。“這個稱呼只能定義你是誰的兒子,但我更希望有一天可以因自己而聞名。”

現在的戎若天,是Magic Cube(魔方)創始人兼CEO,就在今年8月,Magic Cube宣布完成A輪1000萬美元融資,這是一家主打游戲概念的區塊鏈創業公司,提出“游戲即挖礦”的概念。彼時“**即挖礦”已經被多家區塊鏈創業公司使用,首提“**即挖礦”概念的FCoin CEO張健也備受爭議。

時間撥回6年前,彼時的戎若天還在南加州大學攻讀電影制片專業及工商管理專業。戎的父母是中國電子游戲行業頭部企業(邊鋒游戲)的大股東,《洛杉磯時報》稱他們資產達到數十億元,他們希望戎畢業后可以子承父業。

為了逃脫父母的安排,也為了做出一些成績改變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戎決定自己創業,他與朋友一起創辦了“青年聯盟”(Prime Union)。《洛杉磯時報》報道稱,這個俱樂部專為年輕、富有的在美中國人而辦,每月收取會費2萬美金,相關服務也極為奢靡:游艇、豪車、女體盛……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CNN報道“青年聯盟”俱樂部

戎說自己本意是為了改變美國社會對華人印象,但結果似乎背道而馳,這讓他一度異常苦惱,再加上被警察查封過一次,收益也不高,最終他決定關閉俱樂部。

第一次創業失利后,戎決定不再進行實體行業創業,轉向虛擬經濟。2015年12月,戎從父母賬戶上取出10萬美元,創辦了 Magic Cube (魔方)。這一次,他將VR、直播以及棋牌游戲融合在一起,公司收益也主要來自虛擬道具的收入。2016年,VR在全球大火,戎的產品為他贏得了2017年福布斯中國30名30歲(30 UNDER 30)以下精英榜成員的榮譽。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戎若天入榜福布斯中國30 UNDER 30

2017年,虛擬貨幣的炒作帶動區塊鏈的普及,戎決定將區塊鏈引入游戲領域。“一開始我們并沒有想到會和區塊鏈技術產生關聯,后來區塊鏈概念火爆起來之后,我發現也許通證經濟能夠幫助我們實現野心。”

戎的野心是將自己的游戲公司市值做到上百億元,目前公司月營收2000萬,似乎仍有些差距。戎坦言,自己并不是區塊鏈技術派,術業有專攻,自己更擅長管理經營,但對區塊鏈他也一直在學習中,包括和行業領袖交流。采訪后兩天,戎在朋友圈曬出和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又稱“V神”)同臺活動的照片。

對于公司的管理,戎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覺得通過人事和員工溝通會更好。“如果你頻繁去和大家溝通,大家會覺得你這個老板是不是無所事事。”以前對于員工辭職,戎會苦惱,覺得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好;現在的他覺得無所謂,在他看來,如果一個人與企業文化不適應,那就只能改變人(讓人走)。“目標沒有問題,有問題的一定是人。”

對于“富二代”這個頭銜,戎也是又愛又恨。曾經有一個投資人拒絕對戎投資,給出的理由是:“你這樣的富二代、年輕人,創業就是玩玩,萬一你哪天走了,我的錢怎么辦?”

“不過(富二代)有時候也是好事,”戎笑著說,“別人知道你是富二代,有實力,不會怕你跑路,就敢跟你做生意。”

戎說現在自己活得簡簡單單,身上穿得白T恤都是批發的,手上也不戴名表,出門打快車。“不用到處裝自己有錢,把錢花在該花得地方。”與戎相反,中國一位頂級富豪的兒子曾買了兩個Apple Watch,將它們綁在自家寵物狗的兩只前爪上。

現在的戎,每天過得都很充實,從與項目方、投資人接洽商談,到處理公司事務,全程參與。

不過戎并不著急,在他看來區塊鏈游戲行業還處于發展早期,自己還有很多機會,未來的路還很長。戎認為90后的特點就在于敢于大膽嘗試新事物,有沖勁,自己對這個行業還是有著很大的愿景,因此愿意All in 區塊鏈。

不過,戎也說到,目前區塊鏈行業的90后們,還是存在一些問題,有夢想的人一抓一大把,但真正落地的還不是很多,仰望星空的同時也需要腳踏實地。

技術咖:技術才是王道

1990年出生的湯可因,現在是一家名為IOST的區塊鏈初創公司的CTO(首席技術官),負責一支30余人的技術團隊,主要致力于為線上虛擬服務以及數字貨品交換提供一個高可擴容、高吞吐的生態環境。

由于自身實力突出,湯可因被人稱為“湯神”。2008年,湯獲得第25屆全國信息學奧賽金牌被保送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大學期間,湯可因多次參與計算機比賽獲獎,并在2012年兩岸清華暨香港科技大學程序設計比賽中,帶領團隊勇奪亞軍。

除了技術過硬,湯也涉足電競比賽,作為業余選手曾多次與91、XiGua等星際世界級冠軍對壘,均取得不錯的成績,在星際2中也算是小有名氣。在2014年的CSL高校星聯賽中,其帶領的清華爐石戰隊,更是一舉拿下了冠軍。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湯可因獲獎照片

2014年2月,畢業半年后的湯作為聯合創始人加入以太資本,擔任團隊CTO,負責系統開發,將投資人和項目需求收集匹配。以太資本創始人是同為清華人的周子敬,也是湯的研究生師兄,湯在以太資本一待就是三年半。2017年底又加入區塊鏈初創公司IOST,擔任CTO,開始研究區塊鏈技術。

在外行人看來,區塊鏈是有別于傳統計算機技術的新興技術,應該是晦澀難懂的,但湯卻不這么認為,“沒有什么所謂的傳統計算機技術,原理都一樣。”偶爾,湯也會遇到一些難題,但于他而言都是小問題,“別人都學得懂,我為什么學不懂?”在湯看來,現在的自己還不能說已經很懂區塊鏈,“一直在學,不斷在加深認知程度。”

現在的湯每天會在公司待12個小時,一周也只休息一天,娛樂活動幾乎沒有。為了新產品的開發,他必須招到更多合適的人,現在他手下的開發人員有很多都是從百度、阿里跳槽過來。湯說,在區塊鏈火爆之前,他開出和BAT大公司相同的年薪,都招不到人;而現在,哪怕年薪福利低一點,也有很多人愿意過來。“他們覺得學到新技術,有進步了還是比較興奮的。”

湯認為,90后的特質是自由,有著自己的人生追求,體制并不是適合每一個人,自己更愿意追求技術,尋求突破。“最好的技術都是在創新型公司里,”湯解釋為何自己畢業后沒有選擇去體制內,“進入體制內學到的很少,計算機專業有追求的人都不去的。”

湯的父母就是體制內職工,但他們沒有逼迫他進入體制,包括湯進入區塊鏈行業,盡管他們不懂區塊鏈為何物,但仍然尊重兒子的選擇。

對于一些進入體制內的90后,湯覺得這是個人的選擇,不應該苛責這些人,“蘿卜青菜,各有所愛。”

不過,湯還是很欣喜地看到區塊鏈行業中涌現出大批90后的身影,“我身邊的創業者大部分都是90后,越來越多。”對于區塊鏈行業的90后們,湯坦言,“還需要沉淀,靜下心來多積累一些東西。”

區塊鏈時代,不少人鼓吹區塊鏈是萬能的,湯卻不這么認為。“區塊鏈不能解決互聯網問題,也不是萬能的,互聯網解決的是效率問題,區塊鏈解決的是信任問題。”

對于未來,湯的計劃是繼續深耕區塊鏈這塊土地,至于多少年,他并未給出明確的時間。“區塊鏈與AI不同,它是一個平臺性技術,有可能創造一個新的平臺,雖然我預見不了它的規模,但至少它是有潛力發展成為互聯網這樣的平臺的。”

區塊鏈媒體人:不被資本綁架 還做新聞人

1991年出生的七哥,現在是一家名為猛犸財經的區塊鏈媒體聯合創始人,主要負責對外商務。

打開七哥的朋友圈,出現頻次最高的消息就是關于參會的,這在商務圈已成了普遍現象;頻次低于參會信息的,就是關于區塊鏈的新聞報道,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是內容出生的商務,比一般商務更懂內容。“不懂內容的商務出去就像推銷,介紹自家有什么產品;我是內容出身,我可以給他的內容推薦適合的傳播方式。”

七哥確實是做內容的記者出身。2013年,七哥從山東某地方高校物理學專業畢業,轉投新聞行業去了大眾網。“因為對新聞抱有熱情,覺得能幫助需要的人。”在大眾網的兩年時間里,他幫人尋親,替困難農民籌錢,“就很有成就感。”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七哥報道、組織愛心救助

今年年初,區塊鏈開始大火,剛剛創業“失敗”的七哥便對區塊鏈上了心,彼時行業內區塊鏈媒體僅僅十數余家,七哥決定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做內容。“為什么做媒體,我認為了解一個行業最快的手段就是媒體。”在與兩位合伙人自籌了10萬資金后,今年3月猛犸財經正式問世。

經過5個多月的發展,猛犸財經現在已有7位成員,體量小是目前行業自媒體最常見的業態。核財經APP調查發現,業內多數自媒體成員僅為一人。“人少開支也少,更能在熊市存活,目前基本做到盈支平衡”七哥解釋道,“公司太大,熊市裁人軍心不穩呀。”

在七哥看來,雖然自己的公司沒有融資,但在熊市至少還能撐下去幾個月,“實在撐不下去再去融資。”融資對于七哥而言,是萬不得已的選擇,原因還得追溯到上一段創業經歷。

從大眾網辭職后,七哥與朋友創業,主推藍莓飲品銷售,本來只打算做To C(面向普通用戶)業務,但由于投資方要求,不得不增加新的業務To B(面向企業客戶)。然而To B業務收益并未達到預期,公司整個發展也受到掣肘。“當時就決定以后不會隨便融資,不想被資本綁架。”今年年初,彼時區塊鏈大火,各大風投機構紛紛入局,七哥依然沒有選擇融資。“當時沒有融資,現在想想也不后悔。”

做內容出身的七哥,一直有著有著自己堅守,“做體面賺錢的知識人。”七哥說,做媒體后,有很多項目會找上門做商務推廣,而自己也會對項目進行審查,判斷其可靠性。“很多(媒體)給錢就發了,我做不到。”

七哥也坦言,并不是所有白皮書自己都看得懂,所以也一直在學習,“這個行業沒有人什么都懂,都要不停學。”這個習慣從猛犸財經成立前就有了,那時候,七哥每天都要看幾十個競品的內容,分析他們的優缺點。“當時覺得有一些(媒體)產品做得很一般,很多產品邏輯都是錯的,”七哥頓了頓,苦笑了一下,“現在發現我們的還沒他們好。”他將競品做強的原因歸結為““有錢有資源,也確實專業程度高”。

目前,七哥還在籌劃公司的新業務板塊,“媒體生存需要差異化,這是必然的。”“如果失敗了,還會接著做區塊鏈媒體,”七哥計劃在這個行業再做5到10年。

錢,似乎不是七哥堅持下去的核心動力,畢竟他的手上還有著幾個自媒體情感賬號,每個月收入很可觀。“當時選擇做這個事,就看作是一個事業了。”不過,七哥也坦言自己骨子里還是有些懶散,“環境使然,我也算比較努力的人了。”

對于區塊鏈行業的90后,七哥給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一畢業就進去區塊鏈,由于區塊鏈早期的亂象和職業環境基礎不夠扎實,很容易浮躁迷失。”

“浮躁”,這是七哥給自己所屬的90后集體的評價;除了“浮躁”,90后們也是“敢想敢做、不怕失敗,對新事物接受快。”

七哥認為,當前區塊鏈領域也是危險和機遇并存的,給了很多90后畢業者或者創業者提供彎道超車的機會。“尤其是區塊鏈技術方向的研究,是未來90后引領社會進步和創新的好方向。畢竟互聯網特別飽和,想跟80后70后分奪資源不容易,”

不過,七哥對未來也有著一絲“擔憂”,“目前區塊鏈盤子還小,領域發展空間還在拓展,所以其他行業優秀的90后們,未來可能跳進來。”

投資者:睡了一覺 錯過百萬

韋鵬已經記不起這是第幾次被爆倉了,每次爆倉后他都會在備忘錄上記下自己的感悟:“夜里不做單”、“設置止盈止損”、“合理使用杠桿”等等,但有些感悟在本上出現已經不下三遍了。

這次爆倉,將韋鵬前兩天的杠桿收益1700多美元賠了個精光,但轉眼間韋鵬又在某平臺開了20倍的合約。韋鵬將這次的爆倉歸結為“受利好消息誘導做多”,他也常常引用史玉柱的一句話“人這動物,每失敗一次,智商就上升一截”。

1996年出生的韋鵬,今年6月從北京外國語大學金融專業畢業,現在在一家區塊鏈公司就職。作為圈內人,韋鵬將虛擬貨幣交易看作一種投資手段,“只要收益預期達到預計水準,就可以承受較高的風險。”

韋鵬現在所進行的交易叫做“合約”,又稱杠桿,在業內有多種玩法,低者1倍合約,多者百倍合約。所謂杠桿,就是用戶用手中已有的錢從交易所借貸交易,合約倍數不等,盈虧風險不等。如果是100倍合約,幣價波動1%,盈虧就會達到1倍;如果是20倍合約,幣價波動5%,盈虧就會達到1倍;用戶手上的錢即將虧完就會觸發系統強制平單,即為爆倉。

為了不被爆倉,韋鵬經常盯盤到凌晨4點多,而早上7點又要趕到公司值早班,睡眠不足影響到工作,單位領導經常對其進行指責,一度差點辭退他。但對韋鵬而言,領導的訓斥并不是大事,在他看來靠工資這輩子都很難財富自由,現在的工作只是讓他維持生計的手段,要想財富自由還得靠虛擬貨幣交易。

“從0到100萬,需要通過杠桿獲得;從100萬到1000萬,需要靠整個虛擬貨幣的牛市獲得。”韋鵬對自己有著清晰的規劃,他坦言到了100萬后就不會再做杠桿,轉而全面投資虛擬貨幣現貨。“到了1000萬,就專職投資,每年只要保證有10個點的收益就夠了,10個點還不容易嗎?”

今年4月,韋鵬的百萬目標也曾快要達成,“終究還是差了點運氣”。彼時市場回暖,EOS進行超級節點競選,幣價月漲幅達到286.2%,韋鵬乘勢在某平臺開了20倍EOS合約,做多與做空輪番操作,皆與市場走勢一致,最終韋鵬成功在兩周內將資產翻了百倍,由2千變成20萬。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EOS 4月行情

那段時間,錢在韋鵬眼里似乎只是數字,除了提出3萬還給父母,其余的錢依然留在交易所賬戶中。“現在想想還有點后悔,”韋鵬苦笑了一下,“壓根沒有奢侈一把,好好享受。”

“人這動物,每成功一次,智商就下降一截,”史玉柱話還有著前半句。資產翻了百倍,韋鵬對自己的技術開始自負,“不盯盤了,全憑盤感。”

彼時是5月2號凌晨,EOS從最高點開始下行,連跌兩天,韋鵬估摸著已經回調到位便全倉20倍合約做多,結果一直到凌晨3點,EOS一直沒漲,為了防止夜里被爆倉,韋鵬決定平倉。第二天醒來,EOS已經超跌反彈20個點,韋鵬也錯失了接近5倍的潛在收益,那也是他離100萬最近的一次機會。

鏈上90后:富二代創業 VS 炒幣暴富夢

EOS 5月2日超跌反彈

“踏空比虧損更難受,也徹底失去了理智。”接下來幾天韋鵬連續幾次操作失誤,最多的一天爆倉三次,抹掉了之前的一半多的利潤。

韋鵬的父母從事個體工商業,對兒子炒幣的事,他們的態度也值得玩味,“(母親)賺了就支持,虧了就反對。”母親曾給了剛上大學的韋鵬8萬塊錢,讓其去嘗試不同類型的投資,盡管不到半年就虧了一半,但母親卻不以為意,而父親對韋鵬的投資一直就不支持。

現在的韋鵬,投資利潤只余下2萬多,而他還在等待一個實現財富自由的機會。“不一定會困守虛擬貨幣一個市場,”韋鵬給出自己的規劃,“但會一直持有比特幣,一切向錢看。”

“一切向錢看”,韋鵬也坦言,包括自己在內的區塊鏈行業的90后們,目前在價值取向上存在一些問題,“過于追求財富。”除此之外,“太浮躁”也是韋鵬對自己以及行業90后的認知。

不過,韋鵬也認為,區塊鏈作為一個新行業,90后愿意去嘗試新興事物,哪怕會出現許多問題,但還是應該認可這種嘗試,“為這種嘗試點贊。”

后記

曾經,形形色色的標簽貼在90后的身上,如同一座座大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但隨著90后用實力證明自己,這些標簽也逐漸被揭去。而這些標簽曾被加在80后的身上,現在又貼在00后的身上。

馬云就曾為90后正名:“我們很多人都說,80 后、90后不行了。是這個世界上的孩子們出了什么問題嗎?不是,而是那些評價這些孩子的人出了問題。”

90后崇尚自由,喜歡“變”,對于新生事物更易于接受,因而也成為區塊鏈行業的生力軍;他們敢于質疑權威,對行業以及未來有著自己的思考,不愿走前人的老路;他們永不言敗,哪怕經歷再多挫折,也依然可以重振信心。當然,他們也會面臨諸多來自社會和家庭的壓力,韋鵬和七哥的父母就曾多次勸說他們回去考公務員,過個“安穩的日子。”

對于區塊鏈行業的90后們,區塊鏈快訊第一人的馮軍就曾說過:“整體感覺魚龍混雜,他們做社群的時候比較創新、好玩、能迅速吸引人;但是做其他事情的時候比較沖動、毛糙,不按規則出牌。區塊鏈領域還帶有金融屬性,所以還是要有一定的敬畏之心。”

長路漫漫,區塊鏈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這個行業的90后們也還需要沉淀積累。90后將以何種姿態迎接屬于自己和行業的未來,取決于他們自己。

2018年9月30日,70后區塊鏈投資人李笑來宣布退出區塊鏈,“準備花幾年時間認真轉行。”前輩的離場,對于整個行業90后從業者而言,是幸事還是壞事,目前不得而知。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