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萊特幣為什么崩盤了 留給萊特幣的時日還有多久?

國慶前一天,李笑來發文隱退,宣布“個人不會做任何項目投資”,行業震驚之余,卻并沒有太多的意外。

比特幣大跌以來,幣圈的明星人物相繼褪去光環,在今年7月李笑來私下談話錄音曝光之后,交易所和幣圈大佬的“光榮史”,在這兵荒馬亂的寒冬時代,淪為了原罪。

李笑來宣布退出后,輿論集中在兩處,一處,在回顧李笑來本人在幣圈發跡的歷史,另一處,在盤點像李一樣“功成身退”的幣圈大佬們。

而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是各大盤點中繞不過去的人物。

1

創始人出售萊特幣

去年12月20日,還差5日到圣誕節,萊特幣的玩家們卻提前收到了圣誕節“驚喜”。

彼時,比特幣價格在這個階段逼近2萬美元,山寨幣也在一路飆漲,幣圈充斥著一夜暴富的狂喜。

毫無預兆的,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突然在Reddit上發帖稱,“已經在最近幾天,出手了全部的萊特幣”。

此時,距離他宣布“結束Coinbase任職,要把工作重點放在萊特幣”的“利好”消息,僅僅過了6個月。

幣圈一片嘩然,盡管李啟威稱,“出售萊特幣并不表示已經對其喪失信心”,未來也會“把所有時間花在萊特幣上”,但是,關于李啟威高位套現離場的猜測,依舊層出不窮。

李啟威為什么突然選擇出手全部的萊特幣?

李啟威的解釋是“持有萊特幣和評論它是一種利益沖突”,因為“每當我談論到萊特幣價格,無論好的還是不好的,都有人指責我是為了圖謀個人利益”,甚至有人認為他在做空萊特幣。

“萊特幣讓我在經濟上受益良多,我的狀況已經夠好了,不再需要把個人財務狀況與萊特幣的成功與否聯系起來,”李啟威說,除了幾枚收藏貨幣之外,他不再持有任何萊特幣。

如果按照李啟威的說法,他的本意是想讓萊特幣逃離被自己“喊單”的爭議。但是,李啟威的做法,卻讓萊特幣陷入了另一個信任危機:如果創始人不持有幣,和幣價沒有直接利益關系,那他還會繼續無私奉獻嗎?

2

“萊特幣是銀”

“比特幣是金,萊特幣是銀”,這是幣圈流傳的一句話。

“這個是深入人心的類比,今天我們看到所有萊特幣的價值就源于這一句話。”這是7月泄露的錄音中,李笑來對這句話的評價。

2011年誕生的萊特幣憑借這句話,從第一批山寨幣中脫穎而出。

實際上,萊特幣,并不是李啟威在加密貨幣領域的第一次試水。

在未接觸加密貨幣前,李啟威還在谷歌沒日沒夜地敲代碼,過著繁瑣枯燥的生活,在偶然的情況下,他看到了一篇描述暗網Silkroad的文章,了解到暗網Silkroad只接受比特幣轉賬。從此,他開始結緣比特幣。

2011年之后,山寨幣開始出現,比如IXCoin,比如Fairbrix。而Fairbrix就是李啟威創業的第一個山寨幣。但由于自身技術搭建不夠成熟,Fairbrix上線一個月遭受51%的網絡攻擊,導致網絡癱瘓無法運行,Fairbrix宣布夭折。

不甘失敗的李啟威決定東山再起,一個月后又推出萊特幣,宣稱是優化級的“比特幣”。

萊特幣和比特幣相似度極高,但有三個“優點”:

第一,萊特幣網絡每2.5分鐘就可以處理一個區塊,比特幣需要10分鐘,萊特幣可以提供更快的交易確認。

第二,萊特幣網絡預期產出8400萬個萊特幣,是比特幣發行量的四倍多。

第三,萊特幣在其工作量證明算法中使用了由Colin Percival首次提出的scrypt加密算法,這使得相比于比特幣,在普通計算機上進行萊特幣挖掘更為容易。

同樣是在2011年,楊林科和黃嘯宇一起創立了“比特幣中國”,沒多久李啟威的哥哥李啟元,離開沃爾瑪宣布加入比特幣中國,這對同胞兄弟開始構建各自的數字貨幣商業版圖。

3

兩條相似的曲線

如果我們回到萊特幣剛誕生的時候,可以發現,當時幣圈對萊特幣評價相當高。

其中一個直接原因是,萊特幣是完全的“開源”,公開挖礦,李啟威和團隊,并沒有“預挖”,而是和所有礦工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2013年,萊特幣開始登錄OKCoin;在比特幣迎來第一次8000元狂歡的時候,萊特幣價格也從幾塊錢,漲到了380元。

但隨著監管的“風險提示”,比特幣、萊特幣價格,雙雙腰斬。

事實上,如果你將比特幣和萊特幣的價格曲線放在一張表格里,你會發現,兩條線的走勢幾近相同。

2017年,幣圈瘋狂的一年,萊特幣價格也一路攀升。

12月,比特幣迎來了最大的一次漲幅,價格一度逼近兩萬美元。12月8日到12日,萊特幣從100美元上漲至370美元,漲幅270%。這是萊特幣成立七年來歷史最高價位。

幾天之后,李啟威宣布出售萊特幣。

在萊特幣歷史價格達到最高點的那天,萊特幣吧有人留言稱“7w多單,莊家做空又發財了”,也有人跟帖留下了被爆倉的經歷,“一萬塊錢瞬間就沒有了。”

但李啟威并不認可認為自己“高位套現”的質疑。

“很多人聲稱我高位套現萊特幣,但是實際上我并沒有這么做。我一共三次拋售了萊特幣3次:分別為12月8日,價格為96美元;12月11日,價格為115美元;12月18日,價格為305美元,均價為205美元。但是無論我以何種價格拋售都與他人無關,對于高位套現這一說法我本人非常厭倦。”

但這個解釋,并不被所有幣圈玩家接受,甚至有網友認為,這是完全有預謀的“量化減持萊特幣”計劃。

4

忙碌的李啟威

2017年,萊特幣暴漲90倍,甚至一度超過以太坊,成為全球市值第二的數字貨幣。

2018年,幣圈寒冬,萊特幣也未能幸免于難。目前,萊特幣價格在60美元左右,相比最高時,跌去5/6。

李啟威曾經表示,他“依然會把所有時間花在萊特幣上”。目前來看,他在幣圈的節拍依然快速而高調,但并沒有全部圍繞萊特幣。

李啟威曾在*******上安利了另一個名為Nano的幣:他詳細解釋了Nano的優勢,并且毫不吝嗇的給出了“非常棒”的評語,還點名自己也囤了點Nano。

“你賣了萊特是不想被別人說操縱價格,現在在**上打其他幣的廣告,不是另一種操縱嗎?”有網友在李啟威的推文下留言質問。

7月末,李啟威又宣布加盟HTC,擔任其區塊鏈手機Exotus的開發顧問。

至于萊特幣的建設與宣傳,也會有李啟威參與的身影。

在宣布成為HTC顧問前,李啟威接受了金色財經的專訪。“這六個月萊特幣跌這么多,但在發展上卻做得不錯。”李啟威認為,“一直有新的伙伴加入其中,更多的人開始接觸萊特幣。”

而在萊特幣應用方面,李啟威稱,“由于萊特幣比比特幣交易速度快,手續費也更低一些,所以萊特幣相比看來更適合小額支付”,比如買咖啡等。

5

揮舞的鐮刀

每一個不曾揮舞鐮刀的風口,都是對生命的辜負。

9月19日上市公司研究平臺阿爾法工廠發現,前兩天在美上市暴漲暴跌的兩支中概股——趣頭條和蔚來汽車,幕后黑手,是來自遙遠的山西晉中,人稱“德御系”。

德御系建倉、洗盤、拉升、出貨,時而人棄我取,時而人取我棄,暴漲暴跌間,散戶如同螻蟻被吸進黑洞。

雖然全球的股票市場都有立法明令禁止莊家做盤、故意設局來拉高股價后拋售的行為,但是依舊擋不住魔鬼以身試法驅往欲望的腳步。

內部交易從來都不只存在于股票市場,對于沒有監管、沒有自律的幣圈來說,操控幣價、建倉、洗盤、拉升、出貨是更高回報的事,并且處于國家監管的灰色地帶,并不違法。

2018年1月11日,李啟威因涉嫌內部交易受到獨立調查員Bitfinex’ed的指控。隨后,李啟威否認利用職務之便推進LTC上線主流交易所Coinbase。

Coinbase成立于2015年1月27日,是美國第一家持有正規牌照的比特幣交易所。李啟威加入Coinbase三年,在萊特幣上線Coinbase一個月后,李啟威離開了Coinbase。

這不是Coinbase第一次面臨內部交易的指控,BCH第一次登陸Coinbase也暴漲異常,從而引發內部交易的猜疑。

有意思的是,李啟威也曾多次提醒投資者要保持謹慎,不要“賣房炒幣”。

6

留給萊特幣的時日不多了

“在現在價格下跌的時候,你還會買萊特幣嗎?”在接受美國CNBC有線電視衛星新聞頻道采訪時,主持人這樣問李啟威。

“我不會現在立即買萊特幣,也許永遠都不會買,但我認為價錢低的時候,大家可以用你的閑錢買。”

而在這個采訪中,李啟威又稱,自己當年賣萊特幣“是因為我要投資其他的項目”,并不是當初提到類似避嫌的解釋。

YouTube頻道的主持人曾直呼稱“加密市場是龐氏騙局”,他特別提到,萊特幣創始人李啟威出售了全部萊特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資本在逐漸撤出加密貨幣領域投資。

近日,著名對沖基金MulticoinCapital執行合伙人TusharJain,在其撰寫的報告中明確表示不看好萊特幣,認為萊特幣的價值被嚴重高估。依據主要有四個方面:

第一,萊特幣并無其獨特的發展路線圖,大部分的Github更新都是復制Bitcoin。

第二,萊特幣基金會現在的財務狀況很糟糕,難以有效運營。

第三,萊特幣的價格難以承受在不遠未來可能會面對的拋售壓力。

第四,萊特幣在2017年的牛市是因為散戶和市場的不成熟“造就”的。

一直以來,因為完美模仿和提升,萊特幣從一眾山寨幣中脫穎而出,如今,這種復制,成為對萊特幣最大的詬病。

而鮮為人知的是,李啟威第一個夭折的Fairbrix,也幾乎完全復制另一個名叫Tenebrix的項目。

———————

“熊市掙不到錢就寫書賣課程積攢人氣,韭菜長好了牛市再來收割”,這是李笑來割韭菜的方法論。

無數鐮刀高高舉起,只留給萊特幣一條風雨飄搖的艱辛路程。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