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eos數字貨幣最新消息,超級節點賄選是EOS難以逾越的雷區

近日,一張楓葉資本Twitter賬戶泄露的Excel電子表格截圖引發了幣圈軒然大波,EOS超級節點賄選丑聞再次成為業內熱議話題。

根據數據,在9月初以來的EOS超級節點選舉投票中,火幣與16個候選節點進行了互投。其中火幣為對方投票數為56300,對方為火幣投票達40022。火幣官方隨后對此予以堅決否認,并聲稱:近期有媒體反饋,有“內部文件”顯示,火幣EOS節點存在投票牟利的情況,經內部初步查證,火幣與文中提及的相關節點并無任何財務往來。

正如微信群中所傳言的那樣,一些競選者已經成立了投票聯盟,利用各自掌控的資源互相拉票。其實,無論火幣賄選事件是否屬實,都從側面反映出EOS社區治理模式有悖于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精神,其高度類中心化的結構性缺陷是致命性的,是導致超級節點競選陷入賄選泥潭的根本原因。即使火幣沒有賄選買票,最終肯定有人會買,除非制定出整個社區都認為合法的規則。總之,EOS超級節點賄選絕不是什么偶然事件,而是必然的結果,是無法逾越的雷區。

從EOS采用的股份授權證明機制(DPOS)看,雖然解決了效率低下問題,號稱達到了百萬級TPS,在交易中可達到秒級的共識驗證,且不會產生分叉現象,但EOS的公平性、安全性一直飽受詬病,特別是在節點競選中得到充分凸顯。

根據EOS節點選舉規則,超級節點可分享EOS每年1%增發的大部分收益,大約每個節點獲得47萬個EOS。同時,主節點還擁有EOS生態的投票權,對于EOS社區的影響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超級節點的巨額利益和充分社區話語權,使得各方候選者趨之若鶩,使盡渾身解數,以圖在全球21個超級節點投票中一舉奪魁,拉票賄選成為各路候選者成功的捷徑。

其中,老貓團隊早在3月份就表示,一旦當選就會面向投票支持者進行分紅獎勵,承諾將50%的可分配收益返還給前50名投票者。此舉遭到block.one和國外社區的反對,BM本人和EOS紐約社區隨后均表示了反對,認為這樣不利于EOS生態的長久發展。EOS團隊負責社區的Thomas Cox直接斥責老貓團隊的行為不符合EOS憲法。

期間,溫州幫為介入EOS超級節點競選,甚至在投票前瘋狂砸錢,囤積大量EOS現貨,以期在投票中占得先機。溫州幫攜海量資金入場導致EOS幣值大幅攀升,一時成為圈內津津樂道的談資。

而對于普通投資者來說,參與超級節點競選投票并沒有任何收益,反而會有一串麻煩的操作,而且由于投票期間EOS被凍結至少三天,期間可能會錯失部分投資機會。因此,散戶參與節點投票的熱情始終低迷,一些不良交易所伺機而動,借機兜售EOS投票權。截止10月12日10時,總投票率僅為39.5037 %。

正如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指出的那樣:“普通選民只有非常小的機會影響哪些代表被選中…他們的投票動機就是誰提供的賄賂最高和最可靠,就投票給誰。”

為解決備受爭議的“賄選問題”,EOS曾多次更改超級節點競選投票規則,目前任何一個EOS,都可以投給 30 個節點,或者只投給幾個節點,但不能給一個節點投超過 1 票。此次火幣賄選丑聞引起EOS官方高度重視,斥巨資打擊類似賄選事件。據Block.one披露, EOS決定投入總量的十分之一,即1億個EOS代幣,用于阻止BP(區塊生產者)的投票壟斷行為,無論是已經發生的或可能發生的。

但無論EOS官方采取何種舉措,都無法改變其高度類中心化的體系結構,擺脫不了區塊鏈不可能三角理論的制約,即在追求效率的同時,犧牲了安全性和去中心化。從本質上講,EOS已經背離了區塊鏈去中心化的基本精神,而高度類中心化的惡果就是高度集權帶來的必然的腐敗,這也是其超級節點競選不正當競爭或非法競爭的根源所在。

EOS作為對標以太坊的殺手級公鏈,自誕生之日起就得到業內高度關注,人們為其百萬級TPS的高效而歡呼雀躍,但此次曝光的賄選丑聞是災難性的,必將危及自由民主的選舉程序,利益分享和投票交易損害了一個組織保持獨立的能力,一旦惡意競爭者當選,會為EOS網絡健康發展埋下巨大隱患。

希望EOS官方出臺投票激勵機制,鼓勵持有者積極參與社區治理,并通過整合社區反饋的透明流程來增強社區凝聚力,從而構建新型可持續的強健生態體系。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