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馬云怎么看比特幣 王永利:理性看待區塊鏈,比特幣無法取代國家法幣

提要:區塊鏈就是世界計算,是聯盟共同維護的公開透明的賬本;而作為貨幣的比特幣,在價值尺度職能方面有缺陷。他認為,“只要國家存在的話,想取代國家的法定貨幣是不可能的”。

2018年10月17日下午,以“金融安全與投資者保護”為主題的2018杭州灣高峰論壇在杭州黃龍飯店舉行,在“區塊鏈的抉擇與應用”高峰論壇中,海峽區塊鏈研究院院長、共享金融100人論壇理事長王永利發表了演講。

王永利呼吁,要積極擁抱區塊鏈,但更要理性看待它。他提到,他原在銀行工作,研究貨幣,開始接觸比特幣的時候是看中了它成為超主權的世界貨幣的可能性,之后,才接觸到背后的技術——區塊鏈。他指出,區塊鏈就是世界計算,是聯盟共同維護的公開透明的賬本;而作為貨幣的比特幣,在價值尺度職能方面有缺陷。他認為,“只要國家存在的話,想取代國家的法定貨幣是不可能的”。

以下為講話實錄:

王永利:

大家有沒有關注一個問題,什么是區塊鏈?全球沒有一個標準的統一的答案,所以前一段時間以太坊的創始人他到上海的時候,有人問他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唯一的答案就是區塊鏈是世界計算,他為什么這樣回答呢?因為要做到去中心、去中介,就一定不是這個區塊鏈的平臺是某一家的計算機單獨運行,而是社會上的計算機共同來運行,更重要的是維護這個計算機的規則,當社會上的計算機都加入今后,出現了一個得不到加盟節點50%以上的同意的話,編碼團隊的維護人都不會更改它的規則。要做到這一點,一定是區塊鏈的聯盟。

現在大家講的區塊鏈是去中心,點對點的交易體系。二是區塊鏈是全網驗證、連續加密,可以溯源,難以篡改,公開透明的分布式賬本的體系。現在很多人偏重于區塊鏈就是一個分布式的賬本,也有很多搞技術的人員堅決的反對,如果說區塊鏈是分布式賬本,那就是一個數據存儲的系統,那怎么就是區塊鏈呢?所以說很多的炒幣的認為是區塊鏈是去中心的東西,我們不用認識就可以做交易,區塊鏈是價值的互聯網,以前互聯網是信息的互聯網,我們現在是價值的互聯網。但是指的是什么價值?我們的實物能否拿到轉移?清楚不清楚?再進一步說因為它是信任的機器,價值的互聯網,所以它可以再造生產關系,再造社會組織、運行模式,它可以顛覆法律貨幣體系等等。是不是這樣?所以說這里面為什么以說要冷靜下來分析,第一個信任的機器,如果你不是加盟同一個區塊鏈,它是做不到的,怎么信任?第二,即使你加盟了同一個區塊鏈,比如說我們都加入到比特幣的區塊鏈,我們之間交易是不是就可以用比特幣來清算、支付,當然可以,但是它有應用場景,什么樣的東西你們才可以用比特幣的交易?

大家知道區塊鏈的帳戶是公開透明保真的,但是帳戶后面的人是透明的。所以他們之間轉讓比特幣是可以的,但是要深入到線下解決交易問題的話,你敢相信嗎?所以說第一個問題是用比特幣換現金。第二個是熟人之間,我們先認識人,再做交換。這樣的應用場景放到現實的世界里面看有多大呢?很少很少。所以所謂的信任首先要知道比特幣是一個封閉的體系,比特幣里面運行的幣是一個鏈生的資產,不是我們現實中的資產。從它產生的那一刻開始就基于全網的監督,每一筆的轉讓都是保真的,但是問題是它能否解決我們現實的問題,如果說區塊鏈不能兌換成法定貨幣的話,那么它的價值就有很大的問題。如果不能兌換的話,它只能是網絡商圈、社圈的代幣。它的價值就取決于你的商圈的廣度和深度,它應用的場景到底怎么樣,有足夠的應用場景才有價值,如果沒有ICO的話,比特幣的價值一直是低迷的,當推出ICO之后,大量的募集比特幣。這是我們需要冷靜觀察的,講很多東西經常偷換概念,簡單的給你講一個點,你沒有分析的時候都會被他給舞蹈。

第二,這個幣能否真正的顛覆法定的貨幣呢?幾千年的國家治理的貨幣告訴你,它為什么一路這樣的走過來呢?是因為人們在貨幣實踐的過程中,貨幣越來越重要,它的功能也越來越多,但是最基本、最基礎的功能是價值的尺度,而作為價值尺度它最根本最基本的要求是幣值相對穩定,如果作為價值尺度它的大起大落的話,整個交易全部亂套。

所以進一步上升到理論上,怎么樣做到貨幣幣值的相對穩定呢?必須使一個國家的貨幣總量和你國家法律主權范圍內保護的財富化的規模相對應,貨幣比較從財富里面脫離出來才能形成一個對等的關系。像黃金、白銀這樣的貴金屬必須退出貨幣舞臺,回歸到它作為社會財富的舞臺。所以我們重新回到金屬做貨幣的,或者說貨幣的非國家化,都是落不了地的,貨幣必須上升到主權貨幣或者說法定貨幣,它的投放不是買實物,而是通過信用投放為主,這是它發展到今天的基本的邏輯,所以它才能夠有調控的空間保持幣值的穩定,但是由于種種的原因也會引發現在的貨幣的超發,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政策都沒有要求通貨膨脹率是0的,基本上在1到3之間,也就意味著它有一定的膨脹,擴大投資,擴大消費,刺激經濟的發展,但是它有一個度,不能使幣值一下子貶值。這就是我們今天整個運行到現在的邏輯。

當然種種原因誘發貨幣的加大的投放,現在貨幣也在貶值,所以我們現在說有沒有方式限制它,所以說比特幣總量2100萬個,每十分鐘的量都給你鎖定,第一個四年50個,第二個四年25個,一路砍下去。聽起來很好,但是有一個問題,你要它作為貨幣的話,它首先沒有法定的財富的對應。其次它根本沒有辦法跟財富的變化適應,因為它是嚴格鎖死的,它帶有升值的內在的肌理,這種機制可以升值,但是作為貨幣來說,單純的升值并不是貨幣。但是這種快速的升值一定好嗎?作為貨幣一定是不好,因為它嚴重的通貨緊縮。

快速升值也會帶來快速的貶值,所以今天比特幣也就是6000多美元一個貨,所以我們要用穩定幣,最近幾天穩定幣又火起來的,最重要的是用法定貨幣來做支撐。你會看到什么情況呢?所以說來說去這一類的東西,只要國家存在的話,想取代國家的法定貨幣是不可能的,所有的東西只能作為商圈幣,有沒有價值呢?不代表商圈幣一定沒有價值。就像黃金退出貨幣的舞臺不代表黃金沒有價值,所以說商圈比特幣的價值就在它的隱藏級的廣度和深度,你要想一切的辦法找到它的應用場景,沒有應用的場景都是空氣幣。如果這些東西做期貨、ICO、衍生品的話,必須滿足公募或者說期貨衍生品交易的規則,如果沒有監管我要告訴大家面對錢的誘惑,神都會變成狗,所以做金融如果沒有嚴厲的監管的話,那是非常可怕的。在這方面如果監管跟不上來,叫停都是完全可能的。所有的東西有它很好的應用場景,我們今天做的所有的區塊鏈都是價值互聯網,實際上還是互聯網,你要把數據送上去保真,溯源,但是一旦跟實物勾連的話就會出現一個問題,實物的保真里面是很難堅持的。不要把主要精力做炒幣,做主要資本的炒作,有可能過一段時間割別人韭菜的人,你要把你的東西吐出來。

謝謝大家!

(來源:金融界)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