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江卓爾:下一波牛市將由內容和文件存儲引爆,預計在2019-2020年

265

嘉賓:江卓爾
萊比特礦池創始人兼CEO、比特幣礦池(BTC.TOP)。巴比特專欄作者,知乎大V,比特幣無限支持者,比特幣科普者。
時間:6月29日 20:00~21:30地點:飛鳥社區直播群為什么說:房產限購是壞事、童工是好事、最低工資是壞事、經濟危機是好事?這些違反普通人直覺和三觀的例子的判斷依據是什么?

如何在牛市頂部成功逃頂、區塊鏈下一個風口為什么不是EOS、區塊鏈世界繁榮的原動力在哪里?繼貨幣,ICO之后,區塊鏈的第三個風口是什么?

萊比特礦池CEO、比特幣早期布道者江卓爾,將他多年來的思考總結與大家分享,帶你重新認識這個世界的底層,重新認識區塊鏈。全文包括3個部分:

一. 區塊鏈之術:如何用正確姿勢牛市逃頂?
二. 這個世界底層的運行之道三. 區塊鏈繁榮的原力:自由


大家好,我是江卓爾,很高興和大家分享關于區塊鏈和奧派經濟學的觀點。

我進入比特幣行業以來,主要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是科普。很多人可能都是通過這個科普認識我的,這是目前中文社區最好的比特幣科普之一,有公司甚至直接把這個科普作為新員工入職培訓的教材。如果大家有親朋好友問比特幣是什么,又覺得一言難盡難以回答的話,可以把這個科普發給他們,這個科普的快捷網址是WhatisBTC.info。
1
區路鏈之術:如何用正確姿勢牛市逃頂
什么是區塊鏈之術呢?例如牛市逃頂,本輪牛市的漲幅出乎很多人意料,從2015年8月到2017年12月,比特幣從1300元漲到13萬元,漲了整整一百倍,并且中間波瀾起伏,每一波下跌都洗掉大量的人。9月4日監管以后又有許多人捶胸頓足把價值13萬元的比特幣賣了一個零頭。
在牛市里關鍵的兩件事,第一是在車上被甩掉,第二是成功逃頂,當然這兩件事情是互相矛盾的。今天就說說如何在牛市逃頂?
先看一下本輪牛市的逃頂,我的所有操作都是公開的,11月21日之前的操作和第一個該在車上的策略有關,后面就逃頂了,我在12月的8到13號出了少量,在1月3到7號的反彈中出掉所有的幣實現勝利大逃亡。
3個關鍵泡沫指數:
我是基于以下三個泡沫指數逃頂的,泡沫指數越高,風險越大,越應該逃亡。
第一個泡沫指數是《也談4000元才是比特幣牛市的開端》文章里提到的梅爾卡夫定律:網絡價值與聯網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比特幣在區塊鏈上的交易都是公開的,可以分析每天的交易中出現了多少個不重復的比特幣地址,這些地址被稱為活躍地址,這個地址和比特幣用戶數是正相關的關系。無法統計比特幣用戶有多少,但是可以精確統計比特幣活躍地址作為比特幣用戶數的近似統計。

在泡沫指數接近2013年最高點時,我們密切關注并提高警惕了,雖然區塊大小鎖死在一兆,區塊版泡沫指數開始失真,但還是可以作為參考。
有人問我說,4月12號開始的大漲,是不是牛市開始了?這個你看看泡沫指數就知道了,現在區塊已經不滿了,所以泡沫指數的失真減少了,可以看到,泡沫指數還是在很高的位置,這次大漲,只是一次死貓反彈而已,畢竟從3月6日開始,已經連續跌了1個多月了,市場本身有反彈的需求。
第二個泡沫指數是60日累計漲幅。其原理是牛市需要新入場資金支撐,如果價格上漲速度大幅度超過新資金入場速度,很可能資金出不上,高位崩盤,2011年和2013年的牛市都符合這一原理。市場在短期大幅度上漲后崩盤,隨著比特幣市值和體量增加,波動力逐年下降,每一次高點都會比上一次低。
第三個泡沫指數是礦機價格。礦機可以無限量生產,而幣只有2100萬個,如果在中國這樣一個工業制造大國礦機都嚴重供不應求,開始大幅度漲價,說明市場泡沫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
通過礦機的回本天數,也一樣可以觀察市場泡沫,12月17日時,單臺礦機利潤超過260元,一臺已經漲到2.8萬的礦機,靜態回本只要100天,這里的靜態回本,指的是在不考慮幣價變化和挖礦難度漲幅的情況下,把礦機價格除以單日利潤,這種情況是肯定不可能持續下去的。

通過以上幾個泡沫指數互相參照,我們相當有把握在泡沫處于瘋狂的牛市頂部逃頂,這些都是術級別的東西,是方法的東西,術很容易出彩,但是術不是決定性的東西,在術的上一層規則叫做道,掌握了道我們才可以推導出術。
2
這個世界的最底層是什么?
道是術的上層,是區塊鏈和比特幣的基本的規則。
舉個例子,鴉片戰爭中國慘敗,這次慘敗中,軍事的差距是術;科技、經濟、政治的差距是道。如果眼中只看到敵人的艦船利炮,結果就很悲劇。清廷戰敗后,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買。靠著四億人口大國的錢袋子買出了出亞洲第一,世界第六的北洋水師,結果北洋水師在甲午戰爭中被全殲。然后做了第二件事:抄。完全仿造西式軍隊建立了新軍,這更加悲劇,在武昌起義中,新軍直接把清廷干掉了。
如果在數字貨幣上,只掌握“術”會有什么悲劇呢?
比如有人只分析泡沫指數,在熊市抄底建倉BCE,BCE是Core領導的BTC分支,好不容易等到牛市,結果一擁堵BCH直接翻盤BCE,成為市場認可的比特幣,當然有人說,BCH不會翻盤BCE,但這需要從更底層的,“道”級別的規則推理,所以只學習術級別的技能是不夠的。
接下來,我要講一些并不像“術”那么有趣的,和比特幣也離得很遠的東西,但這些東西卻是我們世界的基礎。
說最底層的規則就要考慮一個問題:這個世界的最底層是什么?
我們說世界是唯物的,是由物質組成的,所以這個世界的底層是粒子,粒子再往下,還可以分出原子中子質子等。但是當我們在說這些粒子時,我們實際上是在說科學,我們用科學在解釋這個世界。那科學又是什么呢?用科學來解釋這個世界,和用宗教來解釋這個世界,有什么不同呢?
我們在說科學時,實際上是在說因果邏輯,科學就是對固定的,客觀的因果邏輯的解釋。所以當我們在說科學時,我們實際上是在說邏輯。那么,邏輯是不是這個世界的最底層呢?
人類有一度曾經認為邏輯就是世界的底層,萊布尼茨設想把邏輯學用數學符號表示,每逢爭論,拿筆一算就見分曉,這個想法非常美好,世界多么確定,多么可靠,多么明了。可惜出現了哥德爾不完備定理,即任意一個謂詞邏輯與初等數論的形式系統都存在一個命題,它在這個系統中既不能被證實為真,也不能證實為假。
說人話就是,哥德爾證明邏輯并不完備,并不能覆蓋整個世界,世界上除了邏輯上的“真”和“假”,還有邏輯無法覆蓋的非真非假的區域。
比如一句話“本命題是假命題”,這就是非真非假的命題。如果這個命題如果是真的,它卻說自己是假的,如果這個命題是假的,負負得正,又是一個真命題,當然這是個比較通俗的科普解釋,不是很嚴謹。大家只要能體會這個思想就可以,邏輯并不是這個世界的底層,這個世界有邏輯無法覆蓋的領域。
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的爭論
所以,在實際判斷中,就會出現一些矛盾。比如無神論者和有神論者爭論。無神論者問:上帝是萬能的嗎?……然后看起來有神論者啞口無言了?不是的,事情沒那么簡單。

既然邏輯不是完備的,那萬能的上帝為什么要遵守邏輯呢?上帝完全可以在邏輯之上,邏輯之外嘛。所以,怎么解決這個問題,怎么在實際生活中,決定要做什么呢?
其實問題的解決也很簡單,無神論者掏出槍來,送有神論者去見上帝。
無神論者是對的,所以無神論者更強大,能制造出更厲害的武器,把有神論者消滅掉。
當然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對的,因為無神論者能把有神論者消滅掉,所以無神論者是對的。你都滅絕了,你還和我討論什么對錯?
所以說,這個世界的最底層是存在。對生物來說,是生存。生存是生物的最高需要。
什么意思呢?我們來用理論,解決一個實際問題。
詩與遠方 vs 辛勤工作賺錢買房生娃
這是一個每個人都會碰到的問題,詩與遠方 vs 辛勤工作賺錢買房生娃,哪個對?這個問題如果角度不對的話,要討論起來,足以辦100場辯論會,還辯不清楚,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但如果我們掌握了最底層的“道”,最底層的規則,這個問題就像1+1=2一樣,清晰確定明了。
答案是辛勤工作賺錢買房生娃對,為什么呢?
因為前者掌握的資源少,產生的后代少,幾代以后,競爭不過后者,就滅絕了。
你都滅絕了,還和我討論什么對錯呢?
所以說,這個世界的“道”是生存,生存是原動力,不需要任何理由,因為你一旦不存在了,你就沒有討論對錯理由的資格了。
那怎樣才能生存呢?
道生一是效率,你要生存,你就得提高效率,鹿要生存,就要跑得比獅子更快。
那怎樣才能提高效率呢?
一生二是競爭,你要提高效率,你就得通過競爭。要跑得比獅子更快,就要在鹿群中淘汰掉弱者,弱者被吃掉了,剩下的自然是跑得快的。
而要競爭,就需要自由,二生三是自由。只有完全自由的競爭,才能競爭出真正最快的鹿,因為獅子吃你時,是不會跟你在限制下競爭的。
所以說,整個思想是這樣,從生存,導出效率,導出競爭,導出自由。自愿主義指的是這樣一種思想,他追求的是社會自由總和最高,民眾行事均出于自愿。舉個反例,比如打人,打人增加了打人者A的自由度,但是大幅減少了被打者B的自由度,如果允許打人的話,將降低社會自由總和,所以自愿主義反對暴力。
講完上面的基礎邏輯,我們就可以講什么是奧派經濟學了。奧派經濟學內容非常多,非常復雜,但他有一個核心,就是自由,再從自由去推導出其它理論。為什么奧派經濟學要求自由呢?那就必須先講一個理論。
這就必須先講經濟學最基本的定律——經濟學第一定律:交易創造財富,什么意思呢?就是說,如果社會交易越多,社會分工越高,社會生產效率和財富也就越多。
1776年亞當斯密寫了《國富論》,英皇陛下問他:你號稱經濟學能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加富裕,可是紡織女工織布,農夫耕作,你一不織布,二不耕地,請問你創造的財富從何而來?
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中國近代的衰落,和這個問題有著非常直接的聯系。中國歷史上一直鄙視商人,士農工商,把商人排在社會的最后一層,別人在幾百年前已經想清楚的事情,我們甚至在幾十年之前還沒有想清楚,我們幾十年之前還有投機倒把罪,把商人當成罪犯。
亞當斯密回答,陛下,財富來自交易,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當一個社會的交易越多的話,它的財富越多。
我們用表格來解釋一下,這個世界上有不同的地區,不同的人,擅長生產不同的東西。比如說有一個農夫和農婦,農夫擅長種地,農婦擅長織布。如果沒有交易只是讓他們分別生產的話,只能達到650的產量,但是如果他們生產加上交易的話產量就可以達到1000,憑空多出來的350的財富就是交易創造的,所以說交易創造財富。
社會上很多人、很多公司,都是為交易而服務的,阿里巴巴市值達到四千億美元?因為阿里巴巴創造很多的交易,沒有阿里巴巴,沒有淘寶支付寶之前,一個東北賣家和西南賣家很難產生交易。有了阿里巴巴,全球各個地方的人都可以自由交易,這樣的話就促使了很多交易。阿里巴巴在交易里只提取千份之一,萬分之一的財富,就已經足以積累阿里巴巴四千億美元的市值。
所以交易創造財富很好理解吧。那么下一個問題就出來了,交易創造財富,那么什么可以創造交易?
自由創造交易,社會上限制越少交易越多,交易越多社會的財富越多。任何對交易的限制都是在減少社會的財富,我們舉幾個很典型的例子,這些例子都是違反普通人直覺和三觀的。
房產限購是壞事?
房價上漲了,政府說是因為買房的人太多了,所以要搞房產限購,禁止一部分人買房,消滅一部分的需求,這樣房價就不會漲那么快了。但真實情況是越限購房價越漲,為什么?因為這些需求不是被消滅,而是被抑制,比如你要求一個人交五年社保才可以買房,他的需求還在那里,只不過五年之后才釋放。但是從經濟學角度來說的話,你抑制了需求,同時供給也就減少了,當年沒有那么多人買房,就不會造那么多房子。從長期來看,供給是減少的,但是需求沒有減少,所以房產限購從長期來看,導致房價上漲。
還有一個更簡單的,政府說現在房產價格太高了,窮人沒有錢買房,我要搞房產限價,這個樓盤一平米只能賣三萬塊,雖然市場價要三萬五甚至四萬,這又導致一個什么樣的結果呢?開發商說OK既然只能收那么多錢,那我就只收全款,收全款在財務上比較劃算。然后有人編段子,全款買房的里面走,按揭的不要堵門口,公積金貸款的請把共享單車挪一挪。政府對房產的限價導致有錢人全款買房,窮人更加買不起房,這就是我們說的,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任何對交易的限制,都是在減少交易,減少社會財富。
最低工資是壞事?
還有比如政府為了保護弱者,做了一些限制,但只要是對交易的限制,實際上都是在損害弱者的利益。比如最低工資是壞事,為什么呢?因為價格是由供需曲線決定的,是買方和賣方博弈出的一個結果,這個結果是市場化的,是天然的,是正義的,如果政府強制扭曲這個正義結果,那就必然意味著曲線有一段是不能滿足的。
比如政府如果規定最低工資是3500,那只能提供3000工作價值的人,就被迫失業了,并且他們是最底層的人,處境最悲慘。
有人說,這是為了保護勞動者不被資本家欺壓,但我們要搞清楚,在一個完全自由的就業市場里,不存在欺壓。從長期來看你拿多少工資,就意味著你值這個價。如果在另一個地方你能拿到更高的工資,那你就應該跳槽。如果資本家提高你的工資,提高你的積極性后,還能提高他的利潤,那他就應該提高你的工資。這個博弈關系短期可能會失衡,但長期肯定處于動態平衡中。
童工是好事?
還有比如童工是好事,這個觀點好像很反人性,但就像涼山格斗孤兒一樣。現實條件中,他們從事格斗/童工是最好的選擇。禁止這個最好選擇,只會使得孤兒陷入更悲慘的境地。你問那些格斗孤兒,他們愿意不格斗回家去嗎?他們不愿意,因為從事格斗,他們還有上升成功的機會,回家去,他們只會成為社會問題青年,成為吸毒者。
經濟危機是好事?
類似的,經濟危機也是好事。有人不理解了,經濟危機那么多公司破產,那么多人失業,經濟大幅下降,這也是好事?
這當然是好事,在正常經濟下,有的企業雖然落后,甚至虧損,但還是能活很長時間,甚至成為僵尸企業,浪費了大量的社會資源。
經濟危機快速殺死落后企業,把市場養分留給先進企業,提高了社會總效率。一個時不時有經濟危機清洗一遍落后企業的國家,必然比沒有經濟危機的國家發展得快。
并且我們要意識到一件事情,為什么上面幾個問題會違反一般人的常識呢?因為幸福感(爽) vs 效率高(強大)是兩回事,你愿意做豬圈里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幸福感爆棚的豬。還是天天要伺候豬忙忙碌碌終日不得休息的人?
3
區塊鏈的原力:自由
講完了這些基礎知識,我們就可以來探討一個問題,區塊鏈繁榮的原力是什么?區塊鏈這樣一個萬億級別的市場,到底靠什么發展起來的?
先講一個片面的解讀,區塊鏈是創造信任的機器,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市場就不能創造信任嗎?你不信任銀行,不信任支付寶嗎?
如果只是改良信任的話,區塊鏈不會成為萬億級別的風口,區塊鏈必定創造出了新的東西。
區塊鏈有一個跟任何產業不同的地方,就是去中心化,甚至為了實現去中心化犧牲了極大的效率。為什么銀行不強調去中心化,為什么支付寶不把數據分成一萬份來保證安全?為什么區塊鏈如此強調去中心化?區塊鏈到底害怕什么?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為什么改革開放讓中國富起來了?
從奧派經濟學的角度解釋,我們要怎么解釋?
原因很簡單,因為改革開放減少了限制,增加了自由。以前是犯罪的投機倒把等等,現在不是犯罪。講個笑話,就是賺大錢的方法都寫在刑法里:)
限制越少,交易越多,財富越多,所以中國就富起來了。所以說,答案就出來了,奧派經濟學的核心是自由,區塊鏈繁榮的原力也是自由。

就像改革開放一樣,區塊鏈從政府管制下釋放出新的自由,這就是區塊鏈繁榮的原力。奧派經濟學認為政府的管制是不必要的,政府的管制減少了交易,而你如果能打破政府的管制,那就增加了自由,增加了交易,增加了財富。
那么,怎樣才可以打破政府的管制呢?
比如區塊鏈第一個風口:貨幣。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耶克寫了一本《貨幣的非國家化》的書,他認為政府對貨幣的壟斷是錯誤的,壟斷降低了社會效率,并政府能夠通過通貨膨脹等手段,從民眾手中掠奪鑄幣稅。哈耶克認為貨幣應該非國家化,應該由私人發行貨幣,互相進行競爭,才能產生好的,幣值穩定的貨幣。
當然,說說很簡單,做就困難了,多數政府禁止私人發行貨幣。
比如說以前騰訊Q幣是可以轉賬的,有的地方甚至用來發網管工資,成為實際上網上交易的貨幣,后來人民銀行一紙令下,Q幣就不能轉賬了。
那騰訊能不聽政府的話嗎?當然不行,比如快播,不聽政府的話,王欣不就被抓起來了。那誰能不聽政府的話呢?目前來看,只有一個,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區塊鏈通過去中心化,保證了政府無法消滅區塊鏈,比如比特幣,政府也不是沒有徹底封殺過,比如俄羅斯政府就一度下令比特幣交易非法,但最后還是被迫放開了,因為無法消滅比特幣,禁令只會使得交易全部轉入地下,更加難以控制。
區塊鏈的第二個風口:ICO股權融資也是一樣的。多數政府禁止不受監管的股市證券,ICO無視了這個限制,自然就是萬億級別的繁榮,當然新的自由,首先吸引的都是騙子,比如電信出現后,產生了電信詐騙,ICO出現后,產生了ICO騙子,ICO割韭菜,有些像李大師之類的,已經升級到聯合收割機級別了。但我們并不能說,因為有電信詐騙,我們就要把電信關掉。社會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后,才會重新達到平衡狀態。
那么,區塊鏈從政府管制中釋放了更多的自由,政府為什么不徹底禁止區塊鏈,讓區塊鏈轉入地下呢?政府不會厭惡區塊鏈,就像政府不會厭惡改革開放一樣,發展是政府合法性的最大倚靠。
沒有任何政府能長時間抵御新技術的侵襲,就像互聯網,微博,使得政府在輿論管控上變得非常困難,那你說政府為什么不下令把微博關掉呢?
小政府是奧派經濟學的夢想,政府越小,管制越少,自由越多,交易越多,財富越多。但現實世界中,我們卻只看到越來越大的政府,在美國國父的設計中,美國是一個聯邦制國家,美國聯邦政府只有非常有限的,協調各州貿易與關系的權力。但美國聯邦政府靠著這一條規則,慢慢把權力擴大到了美國國父難以想象的程度,成為世界上最有權力的組織。
而區塊鏈,是現在來看,最顯著的能限制政府權力的組織。越多的區塊鏈,越小的政府,越多的自由。
但注意,奧派說的是小政府,而不是無政府,
那么,區塊鏈在貨幣和股權融資這兩個風口之后,下一個財富自由的風口是什么呢?這個問題非常有趣,也非常重要,一旦猜對方向,那就是財富自由。
EOS不是下一個風口
這段時間EOS漲了不少,就有人問我,EOS是不是下一個風口。我們就以EOS為例子,講一下下一個風口應該符合什么條件。
EOS最大的賣點是提高了TPS(也就是每秒能容納的交易次數),但改良TPS并沒有創造新的自由,所以不是革命。風口肯定必須新創造了什么,改良非常難創造風口。如果ETH并沒有堵得難以使用,改良TPS甚至都不足以對抗ETH的規模效應。
EOS是一個人治區塊鏈,試圖通過憲法,選舉這些東西來治理區塊鏈,我對人治區塊鏈,人治貨幣是不感興趣的,如果人治貨幣能成功的話,那法幣就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成功的貨幣,法幣政府的憲法選舉可比EOS牛逼多了。
EOS的最大弱點在于BM,支持EOS的人喜歡說BM是唯一一個開發了三個排名前50項目的人,但這反過來說,這也就意味著BM是唯一一個作為創始人,兩次和社區鬧翻的人,BM在2014年熊市不顧社區的反對意見,強行增發BTS,最后導致被踢出BTS社區。這足以說明BM是一個政治菜鳥,而人治區塊鏈需要的是一個政治高手,需要的是一個能很好協調社區各群體關系和利益的政治高手,BM不能勝任這一要求,EOS有不小可能死在BM手上。
如果不說長期價值,就說短期的話,EOS也不是一個很好的標的,BM開發的前兩個項目,BTS排名市值35,Steem排名市值34,而EOS,一個還沒有足夠成熟和應用的項目,就已經排名第5了,這就存在巨大的泡沫,這泡沫是由于聯合收割機的李大師,由長達一年吸金40億美元的ICO,由超級節點競選等營銷吹起來的,遠遠透支了EOS未來的價格。
所以我對EOS價格的長期和短期,都不看好。
最近有人說EOS是空氣幣,EOS雖然不是風口,但也不是空氣幣。我們從更深層來講講,去中心化導致的擴容危機。
去中心化導致區塊鏈TPS比中心化系統,比如支付寶,要下降兩個數量級,支付寶能達到每秒20萬筆,區塊鏈只能達到每秒2000筆。并且區塊鏈的TPS和去中心化是互相矛盾的,TPS越高,對節點性能要求越高,系統就越中心化。
所以,我們就可以畫出一條數軸,數軸的最左邊是EOS,對節點性能要求最高,只有21個節點,TPS最高,中心化最嚴重,數軸的最右邊的BCE,被Core鎖死了1M區塊,對節點性能要求最低,但TPS最低,低到用戶堵得半死,無法使用。
這兩種極端做法都是錯誤的,正確的位置在數軸中間,適當的TPS,適當的節點性能。因為節點數多到一定程度后,對去中心化就沒有影響了,比如從1000個節點到1萬個節點,去中心化從99%提高到99.9%,但再增加節點數,進一步吧去中心化提高到99.9999%,就沒有什么意義了。
中本聰對此有過表述,他從來沒要求過人人運行比特幣節點,反而是說應該由專業的人運行全節點【Only people trying to create new coins would need to run network nodes.…… it would be left more and more to specialists(專家) with server farms(服務器集群) of specialized hardware(專門的硬件)】
所以在TPS性能上,EOS是2000,大區塊的BCH是200,小區塊的BCE是3,BCE交易數不夠用,用戶被堵得半死,用戶數無法提升,先被淘汰。在去中心化上,EOS是60%,勉強及格,BCH是99.9%,BCE是99.99%,BCE多出來的小數點后幾位數沒有意義,EOS過度中心化,將導致生存危機,所以大區塊BCH勝出。
區塊鏈的第三個風口:
區塊鏈的第三個風口:很可能是內容文件,也就是基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的,不可封殺的內容文件存儲,發布,使用。對普通人來說,這是政府管制的最大痛點之一,人可以不炒股,但是不能不看小電影,這個很好理解。
人說,要達到相同的可靠性,去中心化存儲比中心化存儲昂貴一個數量級,所以沒有意義?但經濟并不是這么運行的,硬件存儲成本只會越來越低,甚至接近0,而自由才是昂貴高成本的。
讓我們具體來預測一下第三個風口。
風口將出現大量存儲層,應用層的新產品,所以不要只押注一個產品,某些產品可能看起來很好,很牛逼,但這并不意味著他是必勝的,風口投資的方法,最好是投資整個賽道,而不是只押注一個產品。就像牛市里,對山寨幣要撒胡椒面式的投資一樣。
內容分發,收費模式會發生大幅改變,中介渠道大幅弱化,以后內容制造方,可能就直接在自己的節點上發東西,賣東西,而不通過中介平臺。例如美劇,之前在中國市場收不到一分錢,但以后會提供正版帶字幕文件,下載觀看少量收費。
這里順便說一點,我看到有很多做區塊鏈版權的項目,這些項目都是沒有意義的,在區塊鏈上做保護版權沒有意義,破壞版權才有意義,版權將以不同于傳統的方式存在,并更接近于使用權。區塊鏈將走入普通人,數字貨幣市場規模將再擴大一百倍,這個很好理解,人可以不炒股,但是不能不看小電影,想想快播的4億用戶:)
由于巨大的規模效應優勢,比特幣依然是區塊鏈的基礎貨幣。就像大部分ICO是以ETH募資,但還是以比特幣計價交易一樣。
比特幣能不能作為貨幣?
關于比特幣能不能作為貨幣這個問題,最早很多人都堅決反對,他們認為,你價格日波動率到30%,怎么可能作為貨幣,怎么可能承擔價值尺度職能呢?你用比特幣來給一臺電腦標價,今天標價1比特幣,明天標價1.3比特幣,這怎么行得通呢?聽起來是不是非常有道理?
但實際上,市場會找到自己的出路,比特幣可以給其它波動更大的山寨幣,ICO幣,代幣定價嘛。并且這個定價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效果,生態系統越大,外界匯率波動影響越小。
比特幣對法幣的波動一直都會很大,哪怕比特幣達到黃金總市值,也就是一幣200萬人民幣時,波動還是大到不適合對普通商品定價。但是隨著數字貨幣生態圈的擴大,從幾十萬人,擴大到幾千萬人,幾億人,比特幣就越多地在生態圈內使用,在生態圈里內部循環,比特幣對法幣價格的波動,對生態圈內的影響會越來越小。
就像中國足夠大,所以樓下賣煎餅的大媽,并不會關心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漲跌。
比特幣將有大量的鏈上交易,現在很多鏈上交易跟交易所相關,第三個風口一旦爆發,隨著大量的生態和應用產生,比特幣將有海量的鏈上實際交易,鏈上交易數的大幅度的提升,更有利于大區塊的BCH翻盤。在區塊大小比網絡硬件上限小兩個數量級時,Core為了趕在Blockstream之前盈利,在側鏈上對區塊大小實施行政管制,并且在Reddit/bitcoin、Bitcointalk.com、Bitcoin.org上刪帖封號,下架應用,搞白色恐怖。這是對奧派經濟學,對區塊鏈,對自由加密貨幣的恥辱。
總結以上理論,一切自由皆正義,自由創造交易,交易創造財富,財富意味著強大和勝利,也就是生存,就是正義。成王敗寇,勝利了,生存下來的就是正義的,經過漫長時間取得的勝利代表著先進的生產力,代表著正義。
最后給萊比特聯合挖礦機打一個廣告,對散戶來說挖礦是困難的,散戶缺少便宜的電,缺乏大規模礦產的經驗,買云算力又非常貴,云算力每T的成本是螞蟻官方售價的兩到三倍。萊比特聯合挖礦以成本價提供礦機、電力,礦產等資源,并且礦機回本之前不收費,回本后從純利,挖礦減去電費中收取20%的分成,意味著散戶可以站在和大戶一樣的成本起跑線上,大戶虧了,散戶才會虧。萊比特是免費服務,最大程度減少了用戶虧損的可能性。最后以一句我很喜歡的話結束,比特幣多一份選擇,多一份自由。
?飛鳥精彩回答?
Q1:2015年您就在知乎發表長文向公眾解釋比特幣,可以說是中國比特幣的第一科普,請問您在動筆前的那一剎那,是什么給了撰寫知乎長文的動力?
江卓爾:第一動力當然是因為科學尚未普及。大部分普通人被洗腦教育后,處于愚昧之中,并不了解正確的經濟學原理,并不了解自己為什么貧窮,在什么地方被剝削。就比如最典型的,買不起房的人為政府的房產調控而歡呼,而實際上任何以限制交易為目的的房產調控,都是在漲房價,都導致他們更加買不起房。
比特幣是一種自由的貨幣,它是符合奧派經濟學的貨幣。把比特幣介紹給普通人,在財富效應之下,普通人會有興趣考慮這個世界是怎么樣的,正確的經濟學應該是什么。只有越來越多普通人不再愚昧,為了保護自己的自由和財富而斗爭;只有足夠多的普通人醒悟過來,意識到自由市場是對的,政府對自由市場的任何管制都是不對的,我們才能生活在更加自由,富足,美好的社會里,這個是動力。
至于為什么2015年寫,2015年下半年是熊市最淡的時候,天天無所事事,一開始沒想寫那么長,但是寫的時候慢慢就把自己對比特幣的理解全寫了進去,最后寫成一個超級長文。當然這個科普文章現在來看是不足的,當時只著眼于比特幣,只著眼于哈耶克的理論基礎,并沒有從今天所講的底層自由,生存這些角度對比特幣和區塊鏈進行解釋,所以我在這一波熊市的后半段還會重寫一次科普長文。? ?Q2:現在有很多POS挖礦,比如Hcash,您如何看待這種挖礦模式?
江卓爾:PoW挖礦是用礦機電力進行挖礦,唯一的缺點是能耗比較高,但對一個貨幣系統而言,能耗并不是重要的指標,貨幣系統重要的是公平,貨幣系統流通產生的價值是遠遠超過能耗的。并且比特幣的能耗是低于所有的法幣系統的,包括銀行,所以PoW的能耗并不是問題。
貨幣系統重要的不是能耗,而是公平,而PoW在公平方面非常優秀,是任何貨幣分發方法無法比擬的,PoS機制以幣挖幣就是不公平的,一個人囤積一堆幣,并不斷挖幣,新幣再落入他手里,沒有新人進入,市值前五十名的數字貨幣,沒有只用PoS挖礦的,哪怕是開創了PoS挖礦的點點比(Peercoin)也是用PoW+PoS的方式挖幣。
對比特幣來說,最重要的是公平問題,最開始兩千一百萬個幣怎么分發?PoS分發會導致所有的幣落入初始幣持有人手里,但是用PoW挖礦非常公平,消耗資源挖比特幣,就像消耗資源挖黃金,目前PoW是唯一公平的,分發比特幣的方法。
還有一些其他幣,它的目的不是做貨幣,有其它需求,比如是做應用,對它來說,就不需要注重貨幣的公平性問題,就可以用PoS低能耗的方法進行挖礦。? ?Q3:6月20日,工信部下屬的賽迪區塊鏈研究院發布了一個公鏈排名,EOS位居第一,以太坊、小蟻、恒星等位居其后,感覺剛剛您對EOS的整體評價其實是比較悲觀的,請問您對這種排名是如何看待的?
江卓爾:這種研究機構的排名是沒有意義的,他們既不在市場里,又沒有賺錢能力,然后站在岸上指手畫腳,這是非常可笑的。只有市場用真金白銀投票做出的排名,也就是總市值排名才有意義。當然為了準確起見,應該使用流通市值進行排名,因為有些幣有大量的開發者控制,不能把它記錄在真實的市值里面。
但要注意的是,排名反映的是市場目前對這些幣的評價情況,長期來看,肯定會有變化,怎么識別這些變化,就要去研究這些項目到底有沒有用,有沒有擴大的自由,有沒有縮小政府的監管范圍,如果沒有,就是為了圈錢。? ?Q4:有人說比特幣是真正的數字貨幣,它不需要在現實世界中有一個跟法幣對標的價值,您是怎么看這個問題的呢?
江卓爾:首先比特幣肯定會形成一個跟法幣的兌換匯率,但是它的價值并不來源于它跟法幣的兌換匯率,只要有足夠多生態系統,生態圈,有足夠多場景使用它,它就產生內在價值,生態圈越大,它對法幣匯率的波動敏感度越小。假如中國足夠大,賣煎餅的大媽并不用關心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是漲還是跌,當區塊鏈生態系統足夠大,幾萬人,幾億人使用,里面的通行貨幣,比如比特幣就形成一種內在價值,它的價值是內生的,是用戶和生態系統賦予的,不需要法幣對它進行評價,市場會決定比特幣和法幣的匯率,就像人民幣和美元,美元和歐元由市場形成的匯率關系一樣。? ?Q5:您剛剛提到比特幣達到黃金總市值,也就是一幣200萬人民幣,您能否給我們展望一下,在比特幣200萬的時候,這個世界應該是什么樣子?
江卓爾:分兩步解答,第一個是比特幣價格到了兩百萬和第二個比特幣實際的價值到兩百萬一幣。200萬還是比較容易達到的,可能再兩波牛市,按照每波牛市漲十倍一百倍的節奏,再過一到兩波牛市,比特幣就達到200萬人民幣了,這并不意味內在的價值,比特幣的生態系統和用戶價值能達到兩百萬,因為在資本市場,這種高成長型的東西,都有相應的溢價,公司雖然只值十個億,但是成長速度很快,資本認為你有巨大的市場優勢,就會給你一個更高的溢價,不是十億,是二十億,三十億。
比特幣也是一樣的,比特幣由于未來極高成長型,所以它的價格有可能短時間內達到一幣200萬。但它的價值需要更長的時間和更多用戶數的積累。當然我們期望比特幣達到黃金總市值,比特幣在全球已經有了足夠多的用戶數,它所有的經濟行為都會產生足夠的影響。到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這個世界更加市場化,更加自由,更加有活力,人民會有更多的財富。? ?Q6:在手機市場中蘋果攝取了大多數利潤,安卓相比蘋果更自由,如果說自由創造財富的話,為什么蘋果的所獲得的財富比很多安卓手機廠商都要多?
江卓爾:第一個原因是蘋果并沒有那么不自由,它在很多場合,流程上是有要求的,但是絕大部分APP他在蘋果、安卓兩邊都可以實現一樣的功能,所以用戶感覺不到自由的差別。
第二個原因是蘋果的財富主要來自于他所提供的高品質的硬件和軟件服務,這是安卓之前無法提供的,蘋果是靠產品質量賺錢的。如果安卓這邊有相應的產品質量,它在自由上的優勢就能得到發揮,比如蘋果對于很多應用的購買都需要20-30%的手續費,安卓不需要手續費。長期來看,安卓市場占有率將越來越高,現在安卓旗艦機的品質跟蘋果沒有多大差別,蘋果確實是獲取了一個優勢,但這個優勢很大程度上是由喬布斯創造的品質和其它服務所帶來的。
也就是說蘋果自由上是有劣勢的,但是它在其它地方有極大優勢可以抵消這個劣勢,但是長期來看,蘋果在自由上的劣勢最終會使其走向衰落。蘋果最早在個人電腦里是非常厲害的,但最后被其它廠商打敗,不是品質被打敗,而是被兼容機打敗,長期來看,它在手機上的發展會繼續它早期在電腦上發展的結果。? ?Q7:您講到存儲系統將是區塊鏈的下一個風口,如ipfs、storj等存儲項目現在還有很多技術問題需要攻克。您認為這個領域需要多長時間有可能成熟,最大的技術阻礙是什么?
江卓爾:區塊鏈產生很多風口,就像一顆樹結很多的果子,第一個果子是比特幣,第二個果子ICO,第三個果子是內容和文件。存儲項目有很多技術問題需要攻克,比現在的貨幣和ICO更復雜,貨幣和ICO只要考慮把一份文件存儲在所有的節點上就可以了,架構設計比較簡單,但是存儲項目需要把N個文件在M個節點上進行存儲,這是比較復雜的。并且區塊鏈的節點是有下線可能的,所以還要考慮用戶把一份文件丟到區塊鏈上面,如果存儲這些文件的節點下線了,甚至節點損壞,就無法保護文件的安全。
剛才說第一個難點是存儲技術問題,第二個難點是經濟激勵模式和收益分配問題,這個更加復雜。ICO只是基于比特幣進行了一些小的擴展。ICO的架構幾乎跟比特幣一樣,都是幣,比特幣的設計者中本聰是非常厲害的人,他在經濟和技術兩方面都有非常高的水平,所以他設計出了一個在技術和經濟上都非常漂亮的產品。牛人沒有那么多,現在的開發人員在做IPFS等存儲開發時,精通技術的人不精通經濟,精通經濟并不精通技術,經濟和技術都精通的人,都在當CEO,不會做具體的產品開發,所以進度慢是必然的。
多長時間能成熟還是比較難講的,無法預測開發人員的進度和水平。下一波牛市會由內容和文件存儲的項目所引爆,我認為在2019年,2020年這些項目都會有比較可用的程度。? ?Q7追問:除了存儲,您還看到那些領域會增加“自由度”。您的投資布局策略可以跟我分享一下么?
江卓爾:我認為下一個風口是內容和文件存儲,是因為這個領域是需要自由度,并且相應的生態系統和技術都已經成熟的。在存儲風口后,產權在區塊鏈上的交易,可能是第四個風口。有一些東西抵押登記在區塊鏈上,區塊鏈上也有相應的貨幣就可以實現產權與數字貨幣之間的交易。這樣能極大地增加市場的自由度,現在政府可以限制某些產權的登記,以后發現不行了,產權直接在區塊鏈上交易,政府不僅不能控制,甚至連稅都收不到了,這會大幅改變目前的經濟形態。當然這個風口目前還非常遙遠,政府牢牢地控制著所有產權的交易和登記,要等到區塊鏈上有足夠多的用戶,貨幣,資產,生態的時候,第四個風口才可能爆發。
投資布局策略,我差不多20%資產在房產上,因為區塊鏈是高風險的領域,某一個標的,可能有50%的概率翻十倍,或者一百倍,還有50%的概率歸零,從數學期望上看,投資這個標的的數學期望是翻五倍,這是是非常高的收益。但是往往大家都不會投,因為資產翻五倍和資產歸零對應的幸福感是不一樣的,資產翻五倍幸福度只是從80上升到90,但是資產歸零,幸福度會從80降低到20,所以大家不會選擇翻五倍的機會。所以在資產組合里,就需要類似房產的盾資產,在投資失敗后,資產不會歸零。
我們需要把貨幣轉化為一些有稀缺度的資產,不管是房產還是比特幣,還是其他東西。所以我在投資時,差不多20%是房產,剩下的80%是礦機,礦機在熊市里面是比較好的資產。長期來來看,比特幣漲的很快,每次漲幾十倍、一百倍,但是回撤也非常之大,每一波熊市跌80%、90%,這是非常難受的。熊市把幣換成礦機,牛市把礦機換成幣,可以避免比特幣巨大回撤的問題。剩下的80%中還有20%是BCH(比特幣現金),我看好BCH,我認為它在下一波牛市能翻盤BCE(1M版比特幣),成為真正的比特幣,并且我會在2018-2019年牛市把礦機資產逐步轉移到比特幣現金上,差不多到2019年年底,保持絕大部分資產在比特幣現金上。
我認為現在還是牛市的一個過程,每天挖出的幣應當立即賣成人民幣。然后再把人民幣按照長時間尺度分配做定投,從2018-2019年都對比特幣現金進行定投。這個市場會怎么走很難說,我們只能從長時間尺度上預測比特幣現金將勝出,但是我們不知道BCH什么時候下跌?跌到哪里?什么時候上漲?這時最簡單的就是對BCH進行定投,低價多買,高價少買,這樣長期來看在熊市買入的總均價比較低。? ?Q8:和巨量的動態信息與內容相比,目前貨幣或代幣還是小量交易。下一個風口的技術得多牛X才能hold住?會多久出現?
江卓爾:目前貨幣和代幣還是小眾對資產有需求的人在參與,他們絕大部分目的是炒作,現在整個幣圈或者鏈圈的核心用戶數不超過一百萬,但是在下一次風口,用戶數可以參考快播的用戶數,可以達到數億用戶級別。用戶從一百萬變成一億,多了一百倍,現在的系統是可以經受住的,比特幣現金的TPS差不多能達到每秒300-500,現在每秒3.5筆交易數翻一百倍,是能容納這些用戶的。
我不看好BCE(一M版比特幣)是因為現在它無法容納那么多用戶,閃電網絡在經濟上有巨大問題,無法被廣泛使用。如果用戶再出現幾十倍,上百倍的增長,BCE被市場淘汰掉,BCH就會成為真正的比特幣。
下一個風口不需要非常厲害的技術,快播支撐四億用戶,并沒有多么厲害的技術。現在P2P技術在這方面是比較完善的,只需要把這些完善的技術以一種市場化的方法組合起來,完善里面的經濟激勵就足夠了。一個去中心化的系統設計比中心化的系統設計更加復雜,中心化從上往下一層一層設計,去中心化沒有一個中心控制所有東西,需要考慮所有的攻擊以及內在激勵機制,開發起來比較復雜,主要還是規則和經濟上的復雜,并不是技術復雜,快播技術已經可以服務四億用戶,它沒有什么高新技術。? ?Q9:現在很多人都談區塊鏈游戲將是應用類的第一風口,這個角度上您怎么看?
江卓爾:我認為區塊鏈游戲沒有什么意義。
首先區塊鏈增加游戲的什么?自由度嗎?沒有。游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這是非常自由的世界,政府不對游戲里面絕大部分的事情進行監管,如果政府監管的話,可以玩國外的游戲。區塊鏈沒有增加游戲自由度,很多區塊鏈游戲說,我能保持游戲道具的唯一性,甚至在幾個游戲里交換道具,這個沒有任何意義。游戲好玩很大程度上依賴于這個游戲的設計和運營,和游戲道具是否稀缺沒有關系。區塊鏈可以保證游戲道具唯一,稀缺性不被更改,但這些不是游戲的核心,游戲的核心是好玩,道具數量有保障,但是游戲不好玩,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其次目前區塊鏈無法滿足一個游戲的服務器功能,客戶之間每秒鐘要進行數億萬計、數以十萬計的互相交互,無法放在區塊鏈上,區塊鏈上只能做非常簡單的游戲,大部分游戲無法上鏈。
簡單來說,區塊鏈在游戲上創造不了自由,除了博彩,但博彩和這些游戲沒有關系,所以在區塊鏈上做游戲是沒有意義的。? ?Q10:現在挖礦模式的交易所和“傳統交易所”打得熱火朝天。您認為最終勝利的會是哪種模式?
江卓爾:現在有些交易所,比如Fcoin,它的機制是交易免手續費,所以實際上沒有任何資金流入Fcoin,他們分紅來自后續買Fcoin的用戶,它更像是一個資金盤,并且在它的機制下會有大量的幣被賣出,實際上Fcoin拿走了手續費的60%。
這個系統的資金在不斷減少,所以Fcoin的價格越來越低,并不會像他宣稱的一年之內挖完,挖完是可以獲得一些用戶,但是有多少真實用戶很難說。并且一旦它失去免手續費這個優勢,能留下多少用戶也是值得懷疑的。挖礦交易所,要看規則怎么定,我認為Fcoin是吃了毒藥,短時間內能大漲,但最后是要付出代價的,無法戰勝傳統的交易所。
當然挖礦交易所也有好處,它讓傳統交易所把手續費吐一些出來,現在數字貨幣交易所手續費非常高,差不多收千分之二的手續費,傳統金融交易所只收萬分之二或者萬分之一的手續費,高利潤,高暴利是無法長期持續的。但是Fcoin這種用力過猛,完全免費的交易所,長期來看我并不看好。
隨著越來越多交易所加入挖礦,是一種比較良性的分配方法,并不像Fcoin這種完全免費,又憑空生出錢來分紅的模式。Fcoin對交易完全免費,必然拿不出錢分紅,分紅的錢實際上是后續用戶買入Fcoin獲得的。有一些交易所拿出一部分手續費進行分紅,除了保證分紅是有來源的,并非旁氏騙局式的分紅,還可以明顯降低整個行業的手續費。
所以自由市場歡迎任何競爭,只要有競爭,這個市場都是有效的,都是有好處的。? ?Q11:您如何看待DAG技術?
江卓爾:目前并不需要DAG技術。
首先現在的交易量遠遠沒有達到網絡硬件的TPS上限,BCH大區塊可以達到每秒500次交易,現在比特幣每秒只有3筆交易,還有一百倍空間可以用。短時間內,十年之內完全不需要考慮網絡被交易堵滿的問題。這種情況下,架構越簡單,穩定性、安全性越好。
其次DAG技術還有很大的弊端,就是說如果交易數,如果DAG跑的交易數超過網絡硬件上限,其中一個節點永遠無法跟另外的節點同步所有的交易,這時DAG就變成一個非常大的僵尸,這個節點不知道其它節點做了什么交易。現在所使用的大區塊方案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如果真的達到每秒500筆的網絡上限,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只要對交易進行競價和抽取手續費,把一些低價值的交易趕走,這個系統還可以正常運行。
所以DAG的問題第一是機器過于復雜,讓絕大部分人難以理解,不大敢用;第二是用不上,現在大區塊就能達到每秒500次,沒有必要搞特別復雜的技術;第三是能用上的時候,就意味著大區塊可以達到我們現在網絡硬件的上限,這個情況下,節點之間無法同步所有交易,所以長時間內DAG沒有什么意義。? ?Q12:最近國家頻頻有發行數字貨幣的消息流出。對于國家發行數字貨幣您有什么看法。
江卓爾:第一,政府發行數字貨幣跟區塊鏈貨幣是沒有關系的,它只是法幣的區塊鏈版本,把法幣區塊鏈化以后,政府可以很方便的跟蹤所有貨幣的輸入和輸出,并且進行指令的投放,比如政府想在某個領域定向放水,但是市場會把這些錢挪到自己想要的地方去,政府很難監管,很難控制資金流向。但是把法幣放區塊鏈上,政府可以很方便的觀察每一筆錢被放在了哪里?用在了哪里?對這些錢有相應的控制能力。
所以政府發行數字貨幣是有好處的,可以加強央行對貨幣系統的控制能力。但這種數字貨幣跟比特幣是完全不同的,雖然用的同一種技術,但從原理上來,兩者是不同的東西,不會對比特幣所構成競爭。
政府發行數字貨幣可能會形成一種在區塊鏈上穩定的貨幣,交易所被關掉以后,通過法幣購買數字貨幣比較困難,但是如果政府提供數字貨幣形式的法幣,可能就可以直接通過人民幣購買比特幣,即使中國政府不提供,其他國家政府也有可能提供。比如日本政府對JB(數字貨幣版日元)已經有比較長時間的研究,也有可能做出來。其它的小國更不用說,幣安簽了烏干達的政府,做了法幣和比特幣的交易。雖然烏干達的法幣意義不大,但終究是從屏障上打破了一個入口,只要入口存在,其它國家的法幣也會逐步加入,一旦法幣變成數字貨幣形式,加入速度會更快。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