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2019年比特幣能漲多高 比特幣礦業風云十年:那些不為人所知的故事!

從2009年1月4日比特幣第一個區塊被挖出,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挖礦行業已經迎來了它第一個十年的尾聲。

這個十年,在比特幣跌宕起伏的背后,礦業同樣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遷,無論是挖礦工具、主導人物還是產業格局,都經歷過多輪更迭,烤貓、CPU挖礦等名詞漸為歷史,吳忌寒、比特大陸、ASIC芯片等名詞成為礦業主流。

但這期間,礦業還有太多不為人所知的過往與故事,有失意與坎坷,也有得志與瘋狂。鏈捕手希望通過本文,向讀者展示礦業浩浩湯湯的十年發展史。

01、創世
2015年初,畢業于清華大學的中國芯片設計專家詹克團愁眉緊鎖,面對新的處理器不知從何入手設計,某天夜里,閱讀科幻作家劉慈欣的代表作《三體》,翻看到第33章節「智子」時讓其靈光一現——將普通質子低維度展開,蝕刻大規模電路,使其成為「強人工智能體」,再高維收縮成質子大小。三體人將這一用來鎖死地球基礎科技以及監視太陽系的工具,稱為「智子」(Sophon)。

隨后,詹克團便與吳忌寒商議計劃,以「Sophon」命名,將礦機使用的ASIC技術應用于人工智能領域,開發基于ASIC技術的深度學習芯片。

華盛頓大學教授Michael Bedford Taylor經過對此類芯片研究后預測,這些被稱為專用集成電路(ASIC)的芯片類型,能夠非常有效地執行單個功能,它們將有可能引領下一代分布式計算的發展。

比特大陸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的發展速度證實了教授的預測,應用ASIC技術生產礦機僅兩年后的2017年8月,便獲得紅杉資本、IDG資本等5000萬美元A輪融資;一年后的2018年7月,完成紅杉資本領投、交易額2.9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120億美元;同年8月,又完成B+輪融資,交易額4.4億美元,估值140億美元……

大概連詹克團和吳忌寒都未曾料到,5歲的比特大陸便能與24歲的英偉達匹敵,更能在2018年胡潤獨角獸指數排行榜中突出重圍,排在螞蟻金服、滴滴、美團等12家行業巨頭之后,列于第13位。

比特大陸的橫空出世與高速發展,折射出比特幣衍生而出的礦業產業近10年跌宕起伏的發展史。而溯其源頭,2009年1月4日凌晨2點15分,隱沒于世界某個角落的中本聰,一擊確定,創建了比特幣網絡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擁有ID標識號的區塊,即「創世塊」。

中本聰挖出的創世區塊

在2008年金融危機的籠罩下,中本聰在創世區塊寫下了對舊世界金融危機的嘲諷:「2009年1月3日,財政大臣正處于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

不過這番嘲諷并未引起主流媒體的重視,比特幣運行的最初幾年,只屬于論壇上小眾人的狂歡。

得益于此,開始階段普通電腦的CPU即可扮演「挖礦」的角色,過程很簡單,下載挖礦軟件;新建文本,在里面寫入礦池、礦工號、礦工密碼、線程數等參數,保存并改擴展名為bat格式;打開挖礦軟件即可開始挖礦。

參透哈希率對比特幣挖礦至關重要后,各地礦工的入場,讓這一局面的平衡狀態被徹底打破,控制區塊中的哈希值成為眾多比特幣公司的必爭之地,而此項技術的關鍵取決于,在任何給定的時間段內,如何增加處理比特幣網絡的交易數量。

因此,在不斷迭代的專業礦機的算力加持下,一場礦業持久戰在世界各地相繼上演。隨著時間的推進,在波云詭譎的區塊鏈市場,礦業已經發展為該領域最古老的行業之一。

02、個人挖礦
早在1982年,剛剛修完博士學位的大衛·喬姆,發布了一篇關于簽名技術的論文,首次提出在網絡上匿名傳遞價值,即通過銀行的加密簽名,以數字形式存儲傳統貨幣,讓其可以在網絡上自由、匿名地傳遞。

十年后,一群信奉大衛·喬姆思想的密碼學專家、程序員、極客以及愛好者,發起了一項名為「密碼朋克」的社會運動,其中密碼與朋克的結合,意在用密碼學創建一個自由、不受監控的世界。

2008年比特幣白皮書在密碼朋克列表中公布,雖然未引起世界范圍內關注,但其去中心化、主張自由的精神內核與「密碼朋克」高度契合,順理成章地將這場運動掀至最高潮。

作為其中一員的密碼學家哈爾·芬尼,在看到比特幣白皮書后興奮不已,立即與中本聰取得聯系。在比特幣創世區塊問世不久,哈爾·芬尼便下載了比特幣客戶端,他多次通過郵件,指出比特幣運行時的漏洞,中本聰則回復修補方式并致謝。

2009年1月11日,為測試比特幣交易功能,中本聰將10個比特幣轉給了哈爾·芬尼。這是比特幣歷史上第一次轉賬。

比特幣歷史上的第一次轉賬

與此同時,哈爾·芬尼開始用自己的IBM電腦挖礦,由于沒有競爭者,他一天最多挖出100個比特幣,這一嘗試讓其成為比特幣史上第一位礦工。

哈爾·芬尼自認為比中本聰本人更相信比特幣的未來,但命運卻和他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同年8月,他被確診患了肌萎縮側索硬化癥,此后數年,他都在與病魔進行抗爭的環境下艱難度過。

即便在生命的最后時期,僅有眼球能夠轉動的哈爾·芬尼,在眼球追蹤器的幫助下,仍在一行又一行地打出可加密比特幣官方錢包的代碼。2014年8月,哈爾·芬尼告別人世。

在哈爾·芬尼逐漸隱退的過程中,比特幣的理念在西方世界迅速傳播,以其強烈的價值觀色彩,很快吸引到第一批自由主義者的追隨者,后來他們常常被冠以「真正的比特幣信仰者」名號。

由于初期挖礦難度小,個人利用電腦CPU直接挖礦的收益便能大于電費、機器損耗等功耗,相對于需要制定昂貴的設備,這樣吸引礦工加入會容易許多。因此,個人挖礦的熱潮逐步蔓延,甚至將觸角延伸至大洋彼岸的中國互聯網圈。

2009年6月,在一家P2P存儲網站任CTO的吳剛意外收到一封郵件,里面介紹了比特幣系統,作為一名技術極客,他立即將挖礦軟件下載下來,在公司的電腦上運行起來。

「自由、民主的貨幣;一個公開、不可被攻破的數據庫。」關于初遇比特幣時的理解,吳剛接受GQ采訪時這樣闡述,但是當時的他卻否定了比特幣普及的可能性,在挖出8000多個比特幣后,關掉電腦,退步抽身。

彼時,37歲的李笑來正在忙著和朋友創辦留學咨詢公司;23歲的吳忌寒則以經濟學、心理學雙學位從北京大學畢業,進入風險投資行業工作……中國人暫時缺席這場社會性質的比特幣實驗。

03、規模初現
2010年2月,比特幣一個區塊的平均算力,較第一個數字加密區塊被挖出時的4MH/S,增長了5倍,CPU運算速度已經無法滿足較高難度的挖礦算法,硬件技術亟待提高。

然而,礙于CPU開采的有利可圖,即使GPU(圖像處理器)采礦的效用很早被認可,但為了能夠更好地傳播而被一再拖延使用,甚至中本聰本人于2009年12月12日,在比特幣社區發文建議:

「我們應該有一個君子協定推遲使用GPU的軍備競賽,這樣會對我們的網絡更有好處。因為這樣我們更容易獲得新用戶,讓他們不必擔心GPU的驅動程序和兼容性。現在任何人只要有一個CPU就可以參與公平的競爭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最終由于比特幣價格的第一次重大上漲,5天之內,從0.008美元漲到0.08美元。加之比特幣挖礦人群迅速擴張,礦工們蠢蠢欲動,開始尋找提高算力的方法,硬件提升急不可待。

2010年5月,由一塊或者多塊較高端的GPU顯卡組裝的挖礦設備,登上礦業歷史舞臺。

GPU顯卡組裝的挖礦設備

忽略具體的硬件規格,GPU可以提供比CPU快100倍的速度進行哈希輸出,不過,為了提高挖礦效率,利用顯卡可以交火的便利,許多人將多個GPU結合在同一臺機器上挖礦,在充分利用現有硬件的情況下,將開采量提升到了最大值。

那個花1萬比特幣買了2份披薩的程序員拉斯勒·豪涅茨,是世界上第一個使用GPU挖礦的人,時間就在他買完披薩的一個月后。

由于其他不可避免的經濟激勵措施,例如,比特幣在黃、賭、毒等方面的使用價值被逐步挖掘,甚至成為成人網站的支付標配。中本聰曾在一封郵件中成功預測到了這一點:「比特幣剛開始可以在一些小范圍的地方使用,例如……成人網站的小微支付。」

比特幣經濟全面開花,高端顯卡的需求急劇增加,優化GPU的挖礦軟件也變得越來越有價值。為推動行業進程,比特幣的傳道者們推出開源軟件,其中比特幣的核心開發者之一Jeff Garzik便支付10000 BTC(在當時約600美元)予以支持。

新的利潤機會赤裸裸呈現在開發商面前。

一方面,作為比特幣初期的既得利益者,在全網運算水準上漲、挖礦人數急劇上升的紅利期,算力單薄的礦工險些成為被時代拋棄的一批人——單個設備或少量的算力無法在比特幣網絡上獲取區塊獎勵。

這主要是因為比特幣基于POW共識機制的緣故,隨著全網算力指數級提升,個體算力所占的比例降低,獲得記賬權的概率和挖礦成功率日漸趨低。

在全網算力提升到一定程度后,為了追求更持續穩定的收益,「Bitcointalk」(比特幣官方論壇)上的極客們,開發出一種將少量算力聯合運作的方法,并將使用這種方法建立的網站稱為「礦池」,參與者按貢獻比例獲取算力獎勵,礦池則收取手續費。

2010年后期,Marek Palatinus創建了世界上第一個礦池「Slushpool」。同年12月16日,該礦池產出第一個區塊,永遠地改變了比特幣的網絡結構,算力開始聚集。

幾乎同時,比特幣價格達到0.23美元,成功吸引了外界人士的注意,Agora便是較早期對比特幣價值提出質疑的經濟學家,并發表題為《為什么比特幣不能成為貨幣?》的文章,引發了公眾首次對比特幣價值本質問題的公開討論。

另一方面,零散的顯卡組裝列陣不能滿足礦工們的挖礦需求,計算機設備達到應用的極限,市場上尤其是國外,對專門用來挖礦的「定制設備」的需求增加。

這時一名中國人站了出來,他就是后來江湖人稱南瓜張的礦機教父——張楠賡。

2011年中旬,由南瓜張創立的FPGA( field programmable gate array,現場可編程門陣列)比特幣挖礦硬件開始出現,這是第一次針對挖礦的專業芯片設計,時至今日市面上還流傳著許多FPGA礦機。

此后,隨著越來越多礦機的加入,2012年5月全網算力由2011年年初的120MH/S飆升至5GH/S,這意味著,比特幣世界的挖礦歷史,從個人PC端走向了大礦主挖礦的時代,在礦機和利益推動下的新礦業時代悄然到來。

同時,隨著算力飆升而持續增長的,還有質疑比特幣價值的文章數量,據區塊律動統計,2011年全年,僅宣判比特幣死亡的文章便有6篇,其中還包括一篇來自主流媒體福布斯雜志的短評。

04、礦機挖礦
2011年比特幣仍然被視為西方世界冉冉興起的新興技術,少數中國人開始跳出認知的局限,逐漸認識到比特幣的價值,并且在討論比特幣技術和價值觀的國際論壇上逐漸活躍起來。

當年28歲的張楠賡正是其中的一份子,由于論壇注冊名為「ngzhang」,所以被人稱做南瓜張。當時他正在北航讀研究生,學習集成電路設計。意識到西方世界對專業礦機的渴望,張楠賡利用課余時間研制出挖比特幣的機器FPGA,隨后銷往國外,一年便賺了十幾萬人民幣。「南瓜張」這個名字也開始在礦機市場漸為人知。

張楠賡

2012年6月,美國一個開發比特幣挖礦機的機構「蝴蝶實驗室」宣稱,他們準備研發一種功能遠勝過現在的挖礦機器ASIC,但是會以期貨的形式存在,并承諾將在2013年3月份陸續發貨,同時開始接受預定。僅僅幾個月,官方數據顯示預定總量達到6萬臺。關于ASIC挖礦的討論從此發酵。

然而幾個月后,蝴蝶實驗室并沒有兌現約定,直到2013年7月才開始小規模出貨,持續至2014年1月才完成所有訂單,因此前期出現了大規模的退貨潮。由此引起的期貨礦機的不良效應,影響至今。

張楠賡在該消息散布之初便嗅到一絲危險:若研制成功,蝴蝶實驗室將掌控比特幣世界超51%的算力,這代表它可以對比特幣的區塊進行篡改,幾近擁有完全掌控權。于是,張楠賡決定自己開發ASIC挖礦機,并將它們賣給其他用戶,對抗可能出現的壟斷。

事后張楠賡接受GQ采訪時,解釋自己當初這樣做的原因,純粹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

2013年1月31日,張楠賡將研發成功的挖礦機寄給了美國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Jeff Gazik,并用網絡直播對方整個拆箱過程,這就是第一臺ASIC機器,張楠賡將其命名為「阿瓦隆」,取自亞瑟王傳說中「天佑之島」的名字。

同年5月下旬,央視首次播放比特幣相關新聞,引來無數投資者,隨著國內對比特幣認識越來越深入,同年10月百度加速樂宣布接受比特幣支付;上海一樓盤開始接受用比特幣交易買房;象征經濟熱潮的「中國大媽」也開始參與進來。

與此同時,張楠賡成立嘉楠耘智公司,致力于生產比特幣礦機制造晶片,成功研發并量產了110nm、55nm、28nm等系列芯片,此舉也催生了一批以阿瓦隆芯片代工的礦機廠商,比較出名的有:ASICME、雨版、MQH、42BTC等。隨后,嘉楠耘智開始往智能家居、輔助駕駛、圖像識別領域人工智能芯片供應商方向轉型。

有資料顯示,截止2017年4月,嘉楠耘智累計售出阿瓦隆系列礦機約16萬臺,占據全球比特幣算力市場22%,經營收入約13億,同比增長超4倍。2018年5月嘉楠耘智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

此時距離張楠賡象牙塔內不諳世事,一年能看500多部動漫的日子僅過去7年。

張楠賡的成功示范讓國內很多人開始躍躍欲試,從2013年7月份開始,礦機進入百家爭鳴的階段,它們或宣布研發、或宣布預售、或采取現貨形式。

據鏈捕手不完全統計,這個時期出現的礦機廠商有:鴿子礦機、TMR礦機、比特兒礦機、蘭德礦機、小蜜蜂礦機、龍礦礦機、花園礦機、氪能礦機、宙斯礦機、西部礦機等。

接下來的5個月,每期算力增長平均達到30%以上,以技術為核心的算力軍備競賽進入白熱化階段,中國比特幣礦業開啟稱霸全球的時代。

但就市場接納度而言,相較張楠賡,大多數芯片礦機廠商均處于難以望其項背的窘境。能與之匹敵的,只有另一位天才少年——烤貓。

烤貓

同南瓜張一樣,「烤貓」二字也是源于其在「Bitcointalk」上的昵稱「Friedcat」的直譯,烤貓原名蔣信予,曾在15歲時以全國第11名的成績,考入中科大少年班,在很多人懷疑其高分低能的時候,烤貓又憑借自己過人的天賦一路騰飛進入耶魯訪學,攻讀計算機系統方向的博士學位。

雖然從傳統意義來說,烤貓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但據身邊的朋友介紹,他始終向往自由,這便可以解釋,為何2011年在耶魯訪學的烤貓,偶然邂逅比特幣,便被其承載的自由理念徹底吸引,隨即投入對比特幣礦機的研究。

同樣受蝴蝶實驗室散發的蝴蝶效應影響,2012年7月,烤貓在Bitcointalk上宣布自己制造出ASIC礦機,但礙于資金困難,無法達到量產,所以希望通過眾籌的方式籌集100萬資金。帖子一經發布,即刻便吸引了許多礦工的圍觀,很快他就籌集到足夠的資金,開啟礦機量產。

同時,烤貓在深圳注冊成立公司Bitfountain(比特泉),并將公司股份分為40萬股,自己持其中的59%,股東持其余。2013年4月,烤貓礦機的最大競爭者阿瓦隆官方宣布未來將專注研制芯片、只出售少量礦機整機后,整個礦機市場成為烤貓一個人的天下。

同年7月,烤貓礦機公司的一股虛擬股權從最初的0.1個比特幣漲到5個,結合比特幣自身的漲幅,烤貓初始股東的收益一度達到數千倍。

一時間幣圈將烤貓捧上了神壇,就連李笑來都稱:「其他一切芯片生產商和管理者,都沒有烤貓的腦瓜兒。」

然而,深諳幣圈潮漲潮落的當局者烤貓,對于聚焦在自己身上的鎂光燈,始終沒有很激動過,即使在公司的股價漲至每股5個比特幣時,他也只是將其看做泡沫價格。

更重要的是,烤貓預感到,雖然不知形式如何,但未來公司將陷入一場危機,為這場危機埋下隱患的就是外部環境的變化。

2013年12月,中國人民銀行聯合工業和信息化部等四部委,印發了《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直接指明比特幣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

僅此一年,批判比特幣死亡的文章較之前上漲了2倍,紐約時報、彭博社、CNN在內的一線媒體開始參與發聲。而在此前達到1147美元歷史高位的比特幣,隨后便出現暴跌,2015年1月初跌至一百多美元。

除此之外,俄羅斯一家ASIC比特幣礦機芯片研發團隊Bitfury,成功研發出全定制的挖礦芯片,其極低的功耗,對中國礦機廠商造成前所未有的打擊。

勢頭最盛的烤貓公司首當其沖,形勢開始下滑。

2013年10月,烤貓礦機研發出現瓶頸,未能及時生產出二代芯片;2014年1月,烤貓礦機研發成功的第三代芯片,又存在難以修復的爆炸問題,1萬4千張礦機芯片滯銷。

之后銷售的Tube礦機定價低,利潤率不高,難以彌補之前虧損,烤貓公司陷入惡性循環。

在瞬息萬變的礦業江湖,烤貓親身示范了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成名之路有多坦途,衰落之勢就有多陡然。

大概是意識到心中自由理想的國度,無法在礦機世界實現,烤貓選擇消失,并且沒有向任何人告別。

然而,歷史的前進從來不乏推動者,同為烤貓公司原始股東的吳忌寒,選擇繼續向前。

2009年北大畢業后,吳忌寒進入了一家風險投資機構工作,偶然機會接觸比特幣后,全新的技術結構顛覆了他對傳統貨幣的認知,從此深陷其中。

吳忌寒

看到烤貓在Bitcointalk上的眾籌帖子后,便立刻拉上朋友瘋狂小強(網絡作家、第一代比特幣炒家),各買了烤貓公司虛擬股票15000股和12500股,后來兩人身價也因此大漲。

2013年4月,吳忌寒辭掉風投的工作,打算到美國繼續念書深造,但對烤貓公司危機同樣有所感知的他意識到,自己做芯片已刻不容緩,決定做的那一刻,他腦海中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文章開篇提到的詹克團。

后來詹克團回憶道,當時花了兩個小時閱讀維基百科上有關比特幣的內容后,他便意識到比特幣具備的發展潛能,所以毫不猶豫地決定加入。

當時已經38歲的詹克團可能連自己都沒想到,能非常快速完成這項工作,從草擬想法到實現第一臺采礦礦機Antminer SI上線,僅用了半年時間。日后創造無數礦業傳奇的比特大陸開始正式營業。

雖然,2014年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中心Mt.Gox遭遇黑客襲擊,丟失85萬比特幣,引發市場危機。同時,隨著比特幣數量的減少,礦機市場的需求大幅度下降,礦機銷量直線下滑,各礦機廠商開始在隴上一層烏云的礦業市場折戟沉沙。

然而,當洪水遇上猛獸,還是有玩家敢于跳進這個市場分一杯羹。億邦國際便選擇在這個時期生產礦機芯片,并實現彎道超車。

關于其發展史可追溯至2010年的浙江億邦,當時它主要從事通信網絡接入及相關設備工作。2014年開始涉獵研發、生產、銷售礦機,但一直未有動靜,直到2016年12月20日,才上線比特幣礦機新品:翼比特E9++和E10。

由于兩者均采用三星10nm工藝,E10性能高達18TH/S,而當時市場上由比特大陸生產的主流礦機螞蟻礦機S9,額定算力僅13.5 TH/S,單從性能來看,翼比特礦機處于絕對領先,因此銷量水漲船高,億邦國際更是縱身一躍,發展成為僅次于比特大陸和嘉楠耘智的第三大礦機廠商。

經歷市場近10年的洗牌,魚龍混雜的礦機市場逐漸呈現三足鼎立的局勢。從2017年全球比特幣BPU銷售收益來看,比特大陸以人民幣51億元登頂,占據市場份額60.7%,嘉楠耘智與億邦國際則以合計收益人民幣22億元,算力市場份額27.6%,分列二、三位。

今年,三大礦機廠商先后赴港提交招股書,有分析人士指出,隨著挖礦難度不斷加大,礦工、礦場對于礦機算力的要求不斷提升。這意味著需要投入更多資金用于芯片研發,而芯片方面的投入動輒上百億,因此礦機廠商均面臨龐大的資金缺口。另外熊市環境下,整個礦機行業的毛利率估計很快降到30%以下,快速登陸資本市場或許成為生存關鍵。

05、礦池
上述提及的礦池的作用,即用來聚集分散在全球的礦工及礦場的算力,因此較礦機市場而言,礦池的淘汰更為殘酷——沒有算力即意味著死亡。當然在如今全球八大礦池占據90%算力份額的情況下,這個門檻主要為中小型礦池而設。

回顧礦池歷史,雖然在2010年便已出現第一座礦池Slushpool,但2012年之前整個市場都處于萌芽期,全部礦池的總算力之和最高時還不足整個礦業的20%。一直到2012年ASIC礦機的出現,推動算力占比提升至50%,礦池才真正進入礦工視野。

同樣被ASIC礦機推動的,還有礦業洗牌期的到來,縱覽產業上下游,中國國內礦池方面存在很大缺口,在礦圈活躍已久的神魚便看中這一機會。

其實早在2010年末,還在上大二的神魚就已感受到比特幣世界精彩之處,在參透炒幣不適合自己之后,他全身心投入到挖礦行業,還恰巧趕上國內最早用筆記本挖礦的潮流。

當時圈子只有幾百人,礦友之間的交流依托于QQ群,彼此只喚昵稱,神魚延續至今的名號便源于當時的昵稱「七彩神仙魚」。

2011年,比特幣價格從1美元漲至30美元,礦友交流群參與人數漸多,礙于當時國內沒有BTC網站,所有文章又都是英文,神魚便找到專做外文文獻翻譯的夜貓,共同參與建立LTCBBC論壇,專注于挖礦技術。這為之后神魚開展礦池業務積累了人脈資源。

2012年,為了追趕礦池的風口,剛上研一的神魚花了3個月時間說服父母,「他們還是很擔心,于是我賣掉了一筆比特幣,放了幾十萬在家里,就是跟家里人說假設我創業失敗了,也還算是有點保障。」

當年4月,拿到一些天使投資和個人投資后,神魚創建國內第一座礦池魚池F2pool。

不過神魚的初創之路并不順利,13年初瘋狂的DDOS攻擊,導致魚池挖礦效果不佳,在投資人集體撤資的情況下,魚池官方無奈發布暫時關閉礦池的公告。

雖然13年底,魚池才進入穩定期。但它的出現卻有力沖擊了世界第一座比特幣礦池Slushpool的地位,同時也激勵國內許多人意識到可以擁有自己的礦池。

2014年還在傳統金融領域工作的陳韋智便是受鼓舞的人之一,加之早期的礦池搭建簡單,只要幾百、幾千臺礦機即可建成,這讓無數像其一樣的中小型礦池主開始涌入。

然而,天不遂人愿,2014年下半年比特幣爆發史上第一次「礦難」,所謂「礦難」,就是礦工的挖礦收入還抵不上消耗的電費。顯性表現就是,全網礦工的收益直線下降,幣價不斷走低,下跌最多時超過90%。

陳韋智在接受深鏈財經采訪時形容:「開一天機,賠一天電費,跟「凌遲」割肉差不多。」因此,他的第一次礦池經歷,便以連隊伍都還沒組建起來的尷尬局面收場。

比特大陸也是在這一年開始布局自己的礦池產業,10月,成功上線由比特幣交易平臺運營、比特幣技術團隊打造的BTCC礦池;11月,推出直屬品牌螞蟻礦池。

前者具備運營穩定、數據公開透明、費用低等優勢,后者則依靠比特大陸坐鎮,礦工可享受更完善的功能和更豐厚透明的收益。因此,二者一經上線,便迅速進入前五。

而這段時間的神魚正在全國各地尋找便宜電價挖礦,以期用最低的利潤艱難維持礦池運轉,當把大部分礦池都熬死后,魚池以其早期積累的用戶優勢,在這一年順利占據算力第一的位置。

大型礦池的優勢便在這段時間顯現,展示了與陳韋智及其背后無數中小型礦池,截然不同的發展路徑。

2015年,礦池格局基本確定,前十礦池之外的算力占比,從年初30%降到了不足5%,魚池和螞蟻礦池最高時的算力之和達到整個礦業算力的一半,基本形成兩強爭霸的局面。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比特大陸在礦池方面的領軍地位逐步穩定,中國礦池亦是從這一年開始在世界礦池舞臺占據絕對霸主地位。雖然陳韋智的第一次嘗試成了礦池發展史上的炮灰,但他對礦池圈里「秩序單純」的印象卻是在這段時間留下的。

而制造這一印象的便是GHash.IO礦池算力占比近51%,所引發的恐慌事件。

2014年6月初的一天,礦工們發現,當時算力最大的比特幣礦池GHash.IO的算力即將超過51%。很可能具備篡改區塊鏈數據,制造雙花的可能性。恐慌情緒迅速蔓延,甚至巴比特論壇出現了一篇《GHash.IO:你想干什么?!》的帖子。

GHash.IO一度成為輿論漩渦,6月14日,管理層開始響應,暫停新用戶注冊,并勸說池內用戶分散到其他礦池。一直到GHash.IO在算力占比較低時,才重新開放注冊,并且做出「若再次接近50%時,礦池會再關閉。」的承諾。這便是早期的極客圈,大家都非常尊崇去中心化。

在2017年年中,幣價再度飛速上漲的時候,陳韋智決定再次組隊建礦池,這次他還專門花1萬多聘請了網絡工程師,但礦池架起來了,江湖卻已經換了局面。

幾個月前還連接過的小礦池,如今擺在眼前的數字貨幣算力均為「0」。這讓陳韋智意識到個人挖礦的時代已經結束,殘酷的是這也讓他明白曾經留存的「秩序單純」印象,很難在如今的礦池江湖里實現。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