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比特幣行情最新價格 為什么比特幣沒有被禁止?(下)

為什么比特幣沒有被禁止?(上)

價值儲存并不構成威脅

我曾經相信,如果比特幣真正成功,它將成為一種全球貨幣。世界上每個經濟體都會因使用比特幣作為新的全球加密資金而連接起來。

這種情形不太可能實現變得越發清晰。這既是因為比特幣不能成為全球貨幣,也因為比特幣可以不需要成為全球貨幣就能取得成功。傳統上,貨幣必須充當交易媒介,記賬單位和價值儲存。

由于幾個原因,比特幣不太可能成為全球貨幣,其中每個原因都可能用一篇文章進行解釋。但簡單地說:比特幣的延遲太高,吞吐量太低,以及由于粉塵限制(dust limit)上升而使其可分性太低(目前非隔離見證交易約為3c美元)。此外,即使像閃電網這樣的第二層擴容技術證明是成功的,比特幣的通貨緊縮貨幣政策也使其成為一種糟糕的交易媒介。

如果歸結為這個原因,并且央行認為數字貨幣構成了足夠的威脅,那么他們會很樂意刺激(或強制)使用本國貨幣以維持主權貨幣政策。

值得記住的是:金錢是終極網絡效應,它非常具有粘性。在第一世界尤其如此。我們的金融體系可能建立在生銹的舊齒輪上,但它在許多抽象和可用性的層面都被改造了,對大多數人來說,大多數時候它已經足夠好了。把這兩個并排放在一起,我們目前的金融體系遠遠領先于加密貨幣的用戶體驗(盡管我急切等待著改變的那一天)。

所以比特幣不適合成為全球貨幣。但比特幣仍舊能夠成功!正如Nic Carter(與后街男孩沒有任何關系)記載,比特幣已經不斷發展,有成為“數字黃金”的希望。事實證明,主權國家對此非常滿意。

注意,比特幣成為一種數字黃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更不用說它們的相對波動性,黃金市值達到數萬億美元。與作為全球價值儲備的主導地位的黃金相比,比特幣仍然相形見絀。

但主權國家并不十分關注保護黃金的地位(除非他們持有一定數量的黃金儲備)。全球價值儲備的中斷不會對其權力構成重大威脅。

但我會告訴你情況會是怎樣:如果比特幣成為交易媒介的話。那么它可以支持豐富的鏈上經濟,并且它的用戶也許能在并行的、不被審查的經濟環境中進行金融商業活動。但事實證明比特幣是一種糟糕的交易媒介,并且完全基于比特幣的實體業務很少。

作為價值儲存,故事要簡單得多。比特幣的使用必須要始于法幣,終于法幣,在Coinbase或Bitfinex等鏈下交易所受到阻礙。這些交易所成為政府可以監管鏈上活動的瓶頸。任何犯罪活動最終都需要獲得法幣流動資金 – 價值儲存不能用來為實際的運營提供資金支持。

(比特幣也無法支持去中心化交易所或與其他區塊鏈方便地交互。這迫使市場圍繞這些鏈下交易所進行整合。)

這為印度和中國成為禁止加密貨幣的兩個主要國家提供了一個巧妙的解釋。 兩者都有嚴格的資本管制和蓬勃發展的中產階級,渴望擺脫本國貨幣。 他們主要擔心的是經濟保護主義和防止資本外逃。 印度和中國對黃金進口也有很強的限制。 對于不怕資本外逃的國家來說,價值儲存并不會構成威脅。

但是交易媒介對政府來說是可怕的。?自由儲備是這種交易媒介的典型例子,它試圖規避政府對金融監管的壟斷。 但是,一種純粹的價值儲存手段,它的場內交易和場外交易可以很容易地調節,并且不能繞開金融工業綜合體 – 嗯,它對主權國家的威脅較小。 他們甚至可能稱之為創新。

這是主權國家對比特幣開放的第二個原因。

比特幣不屬于任何人

聽起來這篇文章可能在嘲笑比特幣。 但實際上我非常看好比特幣。 比特幣是迄今為止最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它是唯一可以說是政治上無國籍的貨幣。 這是成為價值儲存的巨大優勢。 沒有其他加密貨幣可以聲稱可以做到這一點,并且以后也可能不會有其他貨幣能夠如此。

你可以看到,現在幾乎所有其他加密貨幣都可以在地圖上精確定位。 它是由一個單一的思想或少數思想炮制而成的。 我們知道他們來自哪里,他們住在哪里,以及他們在哪里宣傳項目。

比特幣是唯一的例外。它的假名創造者中本聰現在就是一個幽靈。比特幣不屬于任何人,它依賴于任何人。如果所有的開發者都被圍捕并投入秘密監獄,那么它的發展將繼續用另一組名字繼續存在下去。這也意味著如果政府支持比特幣,它就不會將權力交給任何其他國家。這個事實沒有被充分重視。

比特幣的無國籍狀態使其成為唯一有可能被央行收購的加密貨幣 – 最終,這是唯一可以將比特幣變成萬億美元資產的買主。這種合法化將把它鞏固為真正的數字黃金。

央行可能購買以太或IOTA?我懷疑不太會。這些公司都具有一些中心化的組織或者領導層的存在。

我非常喜歡以太坊,它是由一位俄羅斯裔加拿大人創建的,主要是美國和歐洲團隊在開發。創始人到處走走。他們有各種計劃,也改變想法。他們有護照和忠誠。嚴格來說,以太坊就是這個世界。

另一方面,比特幣無處不在:所有國家都可以在比特幣中看到自己的想法。美國人將比特幣基金會和許多核心開發者視為美國人。日本人認為中本聰是他們自己的一員,因此比特幣是他們的發明之一。英國聲稱中本聰可能是英國血統。中國人聲稱他們控制著挖礦和保護比特幣的礦機。

在這一點上,我并不是在批評以太坊!以太坊是一個極具創新性的項目,在任何事情上快速創新都需要協調和中心化。但是在這一點上以太坊并不像比特幣那樣,并且鑒于它面世只有幾年的時間,我們不應該對它抱有這樣的期待。也許十年后,事情會有所不同,但就目前而言,比特幣自成一類。

比特幣是唯一類似于全球公認的數字貨幣。這些因素將使政府更有可能將比特幣作為一種價值儲存。

一種不安的妥協

記住,如果政府真的認為比特幣是一種威脅,他們就會取締比特幣并關閉加密貨幣交易所。這將導致價格和流動性的惡化。當然,這不會是比特幣的終結,但這將是比特幣取代黃金的夢想的結束。

在某種程度上,比特幣的技術慣性和較弱的隱私保證可能比我們想象的更具適應性。如果比特幣像以太坊或Zcash一樣大幅創新,我們就不會處于今天的狀況。

所以問題仍然存在:即使比特幣已被歸為價值儲存,其他一些加密貨幣能成為全球交易媒介嗎?現在,我相信政府不會很快看到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這必然是他們允許這一實驗繼續下去的原因。說實話,我們當中的清醒者也不會看到 – 現在唯一的加密貨幣殺手級應用程序就是投機。

但是,隨著技術的成熟和這些系統開始擴容,這將會發生變化。實際上,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應該期待下一階段的加密貨幣變得更加混亂。它不一定會伴隨著政府不加批判的祝福。

最終,我也不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說實話,我甚至不確定這些結論 – 我不是監管方面的專家,也不是國際政治專家。實際上,政府不是由單一意圖驅動的,而是由許多派系組成的復雜的、新興的過程。過去十年清晰地告訴我們:政府很難從理論性研究作出預測。

無論哪種方式,我想看到這個實驗繼續下去。毫無疑問,我認為50年后貨幣的運作方式與今天的情況將完全不同。唯一的問題是要走一條什么樣的路才能到達那里。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