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加密貨幣洗錢有多嚴重?38萬枚涉嫌犯罪活動的比特幣流入監管落后地區

專門研究區塊鏈反洗錢的公司CipherTrace發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報告數據顯示,全球前20家交易所收到的與犯罪行為高度關聯的比特幣有97%流入了那些反洗錢監管較弱的國家或地區。而從2009年1月至2018年9月,來自可信犯罪源的比特幣交易量為380155枚,用當前的比特幣兌美元價格計,價值逾24億美元。

微信圖片_20181024144204圖:“97%的比特幣流入了那些反洗錢監管較弱的國家或地區”

資料來源:2018年第三季度CipherTrace反洗錢報告

當前在世界上一些金融服務相對落后的地區(如委內瑞拉和非洲),較活躍的加密貨幣交易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當地金融監管部門對風險的控制力。對金融機構來說,想要了解一個匿名的數字賬戶是否屬于某個受監管的主體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為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通常不會存儲IP地址或個人信息,而往往這一類的信息才是判斷賬戶持有人的關鍵。即使區塊鏈上的賬戶中被要求存儲上述的這類信息,人們依然可以通過技術手段隱藏自己的身份信息和IP地址。加密貨幣洗錢活動的套路

路透社專欄作者Joshua Fruth在以“對抗加密貨幣洗錢策略”為主題的專欄文章中總結了加密貨幣洗錢套路的五個方面[1]:第一,在交易所(包括場外和場內)或者用現金在加密貨幣ATM機上購入加密貨幣。這里,前者要比后者更受洗錢者的歡迎,因為加密貨幣ATM機的經營主體一般會在金融監管機構的要求下履行一定程度的反洗錢義務。而洗錢者在交易所購買加密貨幣是不會親力親為的,他們通常會雇傭信貸記錄良好且有穩定工作的“替身”。為了進一步加強匿名性,這些“替身”一般會在交易加密貨幣的時候使用與真實姓名不同的化名(針對這一點,目前許多交易所已經開始在用戶注冊的時候要求做身份認證了)、匿名的電子錢包、無痕的VPN網絡,甚至使用專門為交易而“優化”的智能設備。

第二,當“替身”們通過了交易所的驗證機制就會用法幣來購買主流的加密貨幣(如比特幣、以太坊、萊特幣等),然后又用購得的主流加密貨幣購買其他加密貨幣。對于如何選擇其他加密貨幣,洗錢者也是有偏好的,一般來說需要這些加密貨幣本身能夠提供較高的匿名性(例如門羅幣和達世幣)。

第三,為了隱匿購買加密貨幣時留下的審計線索,洗錢者又會使用混幣服務將自己主要幣種的交易地址和混幣服務池中的臨時地址做互換以對抗交易圖譜分析,這樣便可以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巧妙地消除審計線索了。

第四,通過分層的過程(這個階段才是整個洗錢的關鍵,又被稱為離析階段),洗錢者將加密貨幣、交易所和錢包地址的審計線索完全切斷,為接下來將違法所得重新融入傳統金融體系做好準備。

第五,從加密貨幣到法幣的步驟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直接將加密貨幣兌換為法幣后再轉出至指定銀行賬戶,而為了規避因加密貨幣交易可能需要繳納的所得稅,加密貨幣還可能與房產做直接兌換;另一種方式是將加密貨幣全部轉入冷錢包中,這樣就可以隨時將冷錢包中的加密貨幣方便地發送給任何人了。

如何對抗涉及加密貨幣的洗錢活動?

首先,在金融機構層面加強反洗錢調查的力度傳統金融機構應當注意對自身接口的管理,尤其是在與加密貨幣交易所的聯結關系上要更加審慎,并且要正確區分正常的客戶行為與可能的洗錢行為。目前一些情景下的客戶行為的洗錢風險較高,Joshua Fruth就在他的專欄文章中就列舉了如下幾種具體表現[2]:

? 客戶的主要資金來源為現金或現金等價物交易、加密貨幣交易,或者客戶本身為第三方支付服務提供商; ? 客戶會定期向加密貨幣交易所做國際電匯; ? 客戶的賬戶上存在與已知資金來源不相匹配的大額資金轉入和轉出; ? 客戶有以法律實體或非營利組織的名義進行加密貨幣交易的記錄; ? 客戶為規避審查記錄和門檻限制而進行結構化或微結構化交易; ? 多個客戶在相近時間內以相似數額向加密貨幣交易所轉移資金; ? 客戶在商業銀行有現金的快速流出以及現金密集型活動; ? 客戶有用大額資金購買地產、豪車和游艇的行為; ? 客戶與洗錢敏感地區有資金往來或者有旅行經歷。

其次,依靠技術對交易做監管

雖然加密貨幣的匿名性讓金融機構很難確定一筆交易的受益人,但IT技術仍然可以探索使用一定的算法來識別洗錢的模式和行為。一旦某一個賬戶被認定與犯罪活動相關,那么利用公共賬本對交易歷史的防篡改特性,就可以監控資金的流向,并形成極具說服力的司法情報。

再次,加強身份管理

雖然加密貨幣的交易過程中身份認證信息的缺失已經成為了反洗錢工作的一大無法逾越的障礙,但加密貨幣本身所具有的交易記錄不可篡改的特性或許可以成為反洗錢工作的關鍵。而為了在全球范圍內有效開展反洗錢工作,就有必要在數字錢包的發行上由行業的主要參與者共同建立加密貨幣KYC的國際標準。

最后,用區塊鏈技術本身來對抗洗錢活動

其實區塊鏈技術天然就具備了一些對抗洗錢行為的特質。由于區塊鏈維護的是一個公共的賬本,鏈上的每一筆交易都要被監督、驗證和記錄,當區塊被搬上鏈,也就意味著交易要向全網廣播而變得“人盡皆知”。且鏈上的交易如果沒有驗證過交易的發送地址、交易的接收地址、發送數量和幣種,那么這樣一筆交易幾乎可以被立刻取消,而這一切都不需要人為的干預。從這個意義上說,加密貨幣的公開性和可追溯性其實要比法幣更加符合反洗錢監管的需求。區塊鏈技術可以讓加密貨幣與反洗錢分析預警工作有機結合起來,不僅可以讓監管方看到加密貨幣在整個流通體系內是如何進入和退出的,也可以對全流程有全面的了解。而這樣的設計可能帶來的挑戰則是加密貨幣交易的成本重新變高以及隱私性的喪失。

各國對加密貨幣洗錢的監管動向

目前,加密貨幣洗錢活動已經引起各國相關部門的重視。2018年6月21日,在荷蘭海牙舉行的歐洲刑警組織虛擬電流會議第五屆年會吸引了來自執法、監管機構、反洗錢(AML)解決方案供應商在內的300多名與會者。在此次會議上,美國財政部下屬金融犯罪執法網絡主管Jamal El-Hindi申明:“將追究那些有意違反美國反洗錢法、在美國做生意的加密貨幣傳播者的責任,包括虛擬貨幣兌換商。”

韓國禁止了匿名交易賬戶,要求交易平臺在對賬戶進行實名驗證后方能恢復運營。

日本最遲將在2019年推動采納加密貨幣反洗錢方面的規范,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需要獲得許可方可注冊成立,以防止洗錢和其他可疑金融活動。

法國財政部長已下令任命一位曾任法國央行行長的官員起草關于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監管法規,以防止其被用于逃稅和資助恐怖主義等犯罪活動。

英國財政部預計于 2018 年底實施加密貨幣監管政策,內容或將包括反洗錢、禁止匿名等內容。

馬來西亞央行已發布基于當地《反洗錢、反恐怖主義融資及非法活動收益法》的加密貨幣監管草案。

[1][2]參考資料:’Crypto-cleansing:’ strategies to fight digital currency money laundering and sanctions evasion,Joshua Fruth.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bc-finreg-aml-cryptocurrency/crypto-cleansing-strategies-to-fight-digital-currency-money-laundering-and-sanctions-evasion-idUSKCN1FX29I

 

來源:零壹財經·Binary

作者:雨林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