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eos能漲到1萬嗎 便宜了手持巨量EOS的大戶們?CPU資源越緊張,收取的租金就越高

游戲,提供了區塊鏈技術的試煉場,也提供了財富的新樂園。

便宜了手持巨量EOS的大戶們?CPU資源越緊張,收取的租金就越高

作者:韭菜團長

1 冬天里的一把火

如果把10月15日那天“USDT拋售潮”引發的行情上漲比作一束陽光,那么從9月5日一直到10月27日,整個數字貨幣市場就都處于陰霾當中。即便是10月15日的陽光,也不過持續了3個小時。相比于二、三季度的過山車,這才是凍破石頭的“三九、四九”。

畢竟行情大起大落雖然讓人揪心,但至少還有希望存在,陰跌的市場才最傷人。不僅鎖死了市場的流動性,也耗盡了韭菜們對市場最后一絲希望。

覆巢之下無完卵,當冬天里最寒冷的“三九、四九”到來時,不僅市場行情表現萎靡,1C0以及區塊鏈行業融資也陷入冰點。此前大象區塊鏈報道了行業融資跳崖的相關情況,數據顯示:9月份區塊鏈領域融資筆數僅為27筆,相比8月遭遇腰斬,融資金額也僅為7.9億元。與此同時,9月份全球1C0規模也觸及16個月以來的新低,僅有1.63億美元。

“三九、四九”雖然能凍破石頭,不過如果呆在一個有暖氣的屋子里,即使屋外零下20度,依然可以享受短袖冰啤酒的愜意生活,只是如果不幸呆在了室外,那就只能感受醒鼻涕捏斷鼻子的悲傷了。對比之下,數字貨幣的一二級市場無疑好比呆在室外,那些徜徉在兩大公鏈上的一些熱門游戲項目,則成為呆在暖氣屋里的幸運兒。還有什么文藝作品能把冰火兩重天演繹得比這更真實!

上周五,在中國首檔區塊鏈電視節目《解碼區塊鏈》啟動會現場,中國聯通聯合創始人余老也表示:區塊鏈技術應該會在金融和游戲行業爆發殺手級的應用,金融提供落地價值,游戲提供區塊鏈技術的試煉場。

根據DAppRadar數據,EOS上的熱門游戲BetDice過去24小時成交量超過229萬EOS,按37元人民幣實時價格(10月27日17點)換算,超過8400萬。在市值排名前20的權重幣種中,這個數據可以排到第16名,更是遠遠超過XRP、USDT等知名幣種的凈流入資金量。

便宜了手持巨量EOS的大戶們?CPU資源越緊張,收取的租金就越高

這樣的表現并非個案,此前另外一款熱門游戲FarmEOS上線一周總成交量超過570萬EOS,大約相當于2.1億人民幣。以太坊上曾經火爆一時的Fomo3D更是曾在24小時內流入價值超過18億人民幣的ETH,根據AICoin10月27日數據,這個成績妥妥位居數字貨幣凈流入榜首。

在幣圈冰封的市場下,這些游戲緣何火爆成這樣?其實答案很簡單,那就是賺錢效應。正如去年底今年初,區塊鏈紅極一時的關鍵就在于數字貨幣到達歷史頂點,在眾多一夜暴富故事的吸引下,不管項目是否有價值,也不管自己懂不懂區塊鏈,各路韭菜踴躍入場。

此后,隨著行業的一路下行,尤其是進入“三九、四九”后,凜冽寒風中,主流幣紛紛進入冬眠狀態,現貨沒指望,期貨要么不動要么突然跳動。賺錢成為一種奢望,但是對于大多數韭菜來說,賺錢才是他們進入幣圈最直接的驅動力。

看來即便處于超級熊市狀態,但只要市場存在一天,賺錢就是市場的剛需,而這些熱門游戲所提供的巨額收益,讓其成為冬天里的一把火。

2 高門檻的新財富樂園

俗話說,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全部真相。這些熱門游戲是否真像其火熱表象看上去那么好掙錢?答案是未必。

固然,此前Fomo3D火爆時,確實有一夜走紅的黑客5哥(錢包地址為5),以6000元左右人民幣的成本斬獲了價值2200萬人民幣的大獎,受益超過4000倍。不過隨后就有媒體通過層層撥繭的方式,分析出該玩家之所以能斬獲大獎,全在詭異的3分鐘網絡擁堵。雖然以太坊網絡擁堵是老問題,但是能把時間點卡的如此精確,人為操作痕跡有些明顯。而這2000萬人民幣的大獎,都是由參與該游戲的其他玩家貢獻,該游戲的獲益者有兩撥,一是穩賺不賠的游戲開發者,二就是獲得大獎的黑客5哥幕后的團隊。就此來看,要想在這些熱門的DApp游戲中笑到最后,沒有兩把刷子是不行的。

DApp建立在公鏈之上,性能也必然受限于公鏈的發展狀況。由于以太坊上任何行為都需要分布在不同區域的多個網絡節點進行確認,用戶的每筆交易都需要數分鐘到數十分鐘不等的時間才能最終完成,擁堵時甚至需要數小時。據Etherscan.io10月26日數據顯示,當前以太坊未確認交易數量為80516筆,較此前未確認筆數沒有改善跡象,整體網絡擁堵情況十分嚴重。并且每筆交易還需要不小的手續費,極其影響用戶體驗。

EOS雖然通過DPoS共識機制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性能問題,將交易確認時間控制在1s之內,但是EOS隨時爆發的RAM饑荒和CPU的不足反而對用戶形成了更高的使用門檻。

此外,一個DApp要參與到游戲中來必須擁有加密貨幣地址與資產,用戶需要加密貨幣來使用DApp的各種服務。因此,DApp使用者很大程度上被限制在幣圈既有用戶,只能隨著加密貨幣的普及而擴大受眾范圍,目前來看,這個受眾范圍的擴大并不樂觀。

更為重要是,這個高門檻正在成為持幣大戶新的財富樂園。為搶奪Fomo3D大獎,8萬筆交易封死以太坊網絡事情剛剛過去,號稱百萬TPS的EOS又發生了CPU饑荒。

何為CPU饑荒,就是普通用戶無法進行轉賬操作,需要租借更多的EOS來獲取CPU。EOS上的CPU資源是通過抵押EOS免費獲取的,按用戶的EOS抵押量占全網總抵押量的比例來分配該用戶可使用的CPU量。簡單來說,如果全網有100個EOS用于抵押獲得CPU的使用權,抵押1個EOS,就獲得全網所有CPU資源1%的計算能力。

本來這也算一個比較合理的分配方式,但問題是,隨著抵押EOS的數量越來越大,獲得單位CPU計算量所需要抵押的EOS只能越來越多。如果需要用CPU,而又沒有那么多的EOS去抵押時,怎么辦呢?只能花錢去租。

這就便宜了手持巨量EOS的大戶們。

他們借助抵押得來的巨額CPU,坐地起價,向EOS的開發者和用戶們租售CPU資源。CPU資源越緊俏,大戶們收取的租金就越高。當炒CPU成了一種投機生意,CPU饑荒就是一個必然發生的結果。終于在2018年10月17日CPU饑荒達到頂峰,當時需要花人民幣76000元才能買到1.3秒運行時間。

于是在此期間,持有EOS的大戶成為市場上的香餑餑。DApp開發者只能得到他們的支持才能正常運營游戲,他們也順勢成為菠菜和游戲DApp的第一批用戶,因為根據這類游戲的資金盤玩法,通常都是早進來早掙錢,越是最后入場的越是接盤俠。

盡管EOS關于CPU改動的提案很輕松就通過了投票,提升了至少2倍的可用CPU資源。但是CPU的饑荒仍然限制著DApp開發者的神經和用戶的使用體驗。

3 拯救拜金少年

比照人類的成長過程,今年作為公認的公鏈元年,這些依托于公鏈的DApp顯然還是一個少年,甚至可以說是嗷嗷待哺的嬰兒。但是,從這些DApp的表現來看,其已經成為不折不扣的拜金少年。

這與DApp“取代中心化APP,通過去中心化的手段將用戶數據歸還社會,將平臺成長紅利回饋給社會”的初心相去甚遠。“少年強則國強”,是什么原因讓DApp這個決定公鏈甚至是整個區塊鏈行業未來發展方向的優秀少年,淪落為只會向錢看的拜金少年?

其實,正如幣價達到頂點后,吸引韭菜入場的邏輯一樣,在人性趨利的推動下,每個行業受到社會關注的主要誘因都與此有關。比如互聯網誕生初期,各種低俗信息充斥網絡,甚至很多人接觸互聯網的重要原因就是為了電腦硬盤里那幾十G的小電影。不僅如此,互聯網發展的蠻荒時期,各種博彩網站也一度泛濫。

就此來看,拜金少年DApp并非不可救藥。關鍵的問題在于這些以金錢為主的DApp聚流之后,那些能產生社會價值的DApp能否續上。因為這些資金盤或者博彩游戲畢竟生命期有限,比如曾經紅極一時的Fomo3D現在已經涼涼,掀起全民養貓熱潮的以太貓也沒有了蹤影。反觀中心化APP市場,在通過燒錢大戰培養了用戶的消費習慣后,勝者已經成為行業翹楚,比如滴滴、餓了么、攜程等。

俗話說,莫欺少年窮。對于少年來說,時間才是其最強大的武器,對于仍處于行業發展最初期的DApp,時間會給予其足夠的試錯空間。但最重要的是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對用戶真正產生價值才是正道。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