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eos是什么幣 房間里的EOS大象

前言:EOS的超級節點是EOS網絡運行的關鍵角色。關于EOS的超級節點分布,本文作者提出了新的選舉產生辦法,除了按總票數排位,他還提出了按投票唯一身份進行加權計算的方法,當然前提是要有辦法分辨出每個投票者的唯一身份。本文作者是BlockchainKid,來源于medium.com,由藍狐筆記社群“Leo”翻譯。

在過去幾天里,我越來越關注前21名EOS超級節點的分布和特征。一些優秀的超級節點,為EOS社區帶來了巨大價值,目前正被擠出前20位。而與此同時,一些超級節點缺乏基本的治理披露,為社區的價值增加而言,它們貢獻不足;或者有些是過去兩周才正式宣布參選的超級節點,他們正在獲得讓人難以置信的投票支持,并在前21名的超級節點中獲得一席之地。

到底怎么回事?這讓人有些擔心,不是嗎?

作為一個非常熟悉EOS“場景”和花費大量時間分析和深入關注超級節點的人,我自問:我錯過什么了嗎?是不是這些超級節點在做我不知道的什么特別事情?在過去兩周內,有的超級節點做了什么事情被選舉進入前21名,而它比其他做了很長時間貢獻的超級節點排位都高。

幾乎所有我聊過的人都在想同一個事情。但沒有談論它——至少不是公開的。

讓我們單刀直入

據我預計,大概有15到20個EOS賬戶(叫“實體”更貼切)在超級節點選舉時采取了實際的行動。總體來說,這15到20個“實體”占據當前網絡上實際投票的50%(1.25億)。我對此花了不少功夫研究。

根據賬戶或代理支持的重組,對于特定的超級節點,每天都會有超過1000萬的超級節點投票波動。結果是,在過去的一周,我看到好幾個超級節點從前10位降到了21到30名之后。這意味著,不僅頭部超級節點的分布和位置有較大波動,而且只需少數15到20個賬戶就可以決定一個超級節點的命運,至少短期內是如此。

那么,這些賬號屬于誰?這是個價值百萬美元的問題。當然,我們并不確切知道,盡管我們可以推測。因為大多數情況下,賬戶并沒有確定的某個人的身份。

我們都知道,在EOS主網上持有最多token的人也擁有選舉超級節點的最大權力。EOS上,1個token目前相當于1票,最多可以投給30個超級節點。它的基本原理是說誰的利害關系最大,誰有可能損失最大,誰就應該在網絡運營中擁有最大的發言權。理論上,考慮到他們已經做出的投資,他們應該是最努力服務于網絡和保護網絡的人。

原則上,這似乎是合理的。但當你考慮到不同人的代幣擁有權存在明顯差距時,加上一些只能描述為“高度相關的投票模式”,這些模式存在于一些超級節點群體之間。這導致在前21名中一些頂級的超級節點貢獻者出局,我們必須自問:這個系統目前的運行方式是否是我們想要的?進一步來說,我們是否希望它繼續以這種方式運行?

在給出你的答案之前,考慮一下:擁有和運營一個超級節點本質上就是運營一門科技生意,而且它不便宜。第21名和22名超級節點之間的收入差距是非常顯著的。事實上,后者只有前者收入的50%左右。

這對于代幣持有者有什么影響?這意味著一些高附加值超級節點會被排除在前21名之外,這些超級節點更難以持續發展業務和持續經營。結果,這些超級節點會逐步消失,關門歇業,或者遷移其他可以獲利的公鏈。

而且,當然,這不僅僅事關金錢。對于超級節點,這也涉及到一種巨大的自豪因素,這是因為他們中的許多人每天都努力開發和支持EOS區塊鏈。對公平的看法和價值貢獻的公同認可同樣可以通過投票過程獲得公正回報,因為它與金錢相關。

那我們應該怎么做?

好消息是EOS區塊鏈不會因此在任何時候停止生產區塊。并不都是不好。EOS現在是未來也會繼續是這一領域的領頭羊,肯定有機會實現成為最強大的去中心化應用基礎設施的承諾。

但,在我看來,如果它在博弈的系統上不能調整方向,EOS將永遠不會是最好的EOS。緩慢地,但肯定會讓區塊鏈的完整性受到侵蝕,EOS將會面臨困擾其他區塊鏈網絡同樣的問題:走向中心化的挖礦。

為此尋找“修復”方法將會是困難的,也不存在所謂的便捷之路。如果要做出改變,需要非常小心,以確保我們不會過度調整,不會從一個坑跳入另一個坑。然而,我確實想聊聊如何來稀釋以上談及的問題。

這可能是EOS社區中最嚴重的秘密,Dan Larimer和Block.One目前正致力于在EOS區塊鏈上創建個人生物身份識別。對此,我很感興趣,因為我們可以使用這項技術來讓我們遠離“1 EOS=1票”的概念,而是實現“1主體=1票”的概念。

如果真正實現,我相信我們會創造出一個更公平的超級節點分布,讓績效、報酬和公眾認知更趨于一致。

我們應該怎么做?

本文的目的不在于提出上述問題的解決方案。這些問題是復雜和敏感的,我還沒有花費足夠的時間來思考它,也無法在這個階段提出任何提案。為了能夠進一步推進討論和對話,先拋磚引玉:

基于如下兩點升級EOS系統合約,以決定超級節點選舉:

l 收到的總票數

l 投票的唯一身份總數

這個潛在解決方案可行的唯一方法是,Dan Larimer和Block.One(或其他任何人)確實實現了鏈上生物身份識別的技術。根據這些標準,最終的超級節點排名可由以上的兩點按一定的權重來決定。比如75%/25%,按如下方法來計算:

假設,

基于總票數得到的排名:4

基于唯一身份總數得到的排名:20

那么,加權后的超級節點排名:8, 這是通過(4*75%)+(20*25%)=8 算出的。

在這樣的系統下,超級節點排名只是用于決定超級節點的相對排位,因為并非每個加權計算都會提供整數。在這種計算方式下,超級節點的排位如果相同,總票數可以作為優先排位的因素。

我也意識到推出任何提議都會打破現狀,影響到既有格局,這是極具挑戰性的。但這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嘗試,也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以身作則。讓我們不要忘記,還有一大部分token持有人并沒有參與投票,喚醒他們,就可以發揮出積極作用。

結語

在目前的形式下,我擔心EOS主網過度強調“1EOS=1票”(最多投30位超級節點)的概念,因為它對網絡的健康和未來有害處。請記得,在一個大多數參與者天生就是“好”的系統中,也暗示著有部分參與者天生就是“不好”的,他們可以利用其他人的“好”來獲利。如果這些“不好”的參與者獲得了相當大的權力,就需要注意了。

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提出每個人都可能認為存在的問題,但沒有人會很舒服地把它提出來。超級節點的公平和公正的產生和分配對于整個網絡持續、安全和可行都至關重要。它也有助于確保EOS在文化上代表了什么:它是一個全球社區,為全球社區而建。

從超級節點的角度,我可以理解,他們很難公開討論這些問題。這很容易被視為“抱怨”或是“酸葡萄心理”。但對于token持有者或代理投票人,我認為我們有有責任就這些問題進行更開放、誠實以及成熟的討論,而不必擔心被指責為有偏見、搞分裂或只是傳播“恐懼、困惑和疑慮”。

本文來源: 藍狐筆記

縮略圖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