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連續3天夢見自己買了比特幣,身家上億

王團長區塊鏈日記周末特刊

王團長日記第351篇

2018/10/28

 

 

 

1

別說什么腰斬,我面對的是歸零

雖說我沒有家破人亡,但是想打死自己的心還是有的。細數曾經購買過的數字幣,發現沒有最慘,只有更慘,你們總是說著什么腰斬,我面對的是歸零。

 

我給自己起了個綽號叫“龜苓膏”,因為我姓高,又買過歸零幣。

 

經過94的洗禮,我開始學習區塊鏈,買幣時也看下白皮書,多數情況下似懂非懂的就裝懂了;也看一些“投機”大師的的“偷雞”之道,覺得自己慢慢開竅了。

 

2018年3月初,我在ZB買的GRAM,大概是在0.0071USDT買進的,現在的價格是0.0001,跌去了70多倍,已是跌無可跌,邁向歸零的結局,望著他那鏗鏘有力,毅然決然邁向終點的步伐,心里五味雜陳。

 

我想我可能買到了假的GRAM,進了假的幣圈,恐怕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還好當時買的不多,但也是2000個USDT啊。僅此半年,卻恍如隔世。

 

你們都想買百倍幣,我買到了,只不過是跌了百倍的那種。

 

這還不是最慘的,你聽說過新比特幣,BTN嗎?

 

2018年1月20日,當BTN從113USDT狂瀉千里至3.5USDT時,我認為時機來了,我本著“別人恐懼我貪婪,別人貪婪我恐懼”的“偷雞”之道;也踐行急跌直下必有反彈的原則,迅速入手新比特幣,買了10000個USDT。

 

然后,我把這近3000個新比特幣,分批次按照不同的價格掛著開賣,40USDT的800個,50USDT的700個,60USDT的500個,剩余的掛到70USD賣出,想著不出半月肯定能賣出幾單,不求多賺,能翻十倍就行。

 

當時還真反彈了。從3.5USDT到5USDT,從5USDT到7USDT,心想下一步就要過10USDT了,最高點剛反彈到9USDT,緊接著情況急轉直下,竟然沒幾天就跌到了0.25USDT!

 

大腦瞬間短路,這是怎么個情況?恐怕我又踩到雷了!到9USD的時候為什么不賣?我真是貪得無厭,罪有應得!94凄慘的血洗經歷一幕幕重現眼前。

 

無數自責涌上心頭。

轉念一想,不就是幾萬塊錢么?9.4賠掉那么多,不也熬過來了,就當再買個教訓,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再次起飛呢?我一直這樣安慰著自己,等待新比特幣的反彈,一等就是半年,如今離死也不遠了。

 

什么新比特幣,以前不懂,現在仍是不懂,料想他出身名門(BTC分叉幣),身價從最高的1000USD跌落到3.5USD,可能只是暫時虎落平陽,有朝一日定會扶搖直上九萬里。不曾想,它飛流直下三千尺,下探到0.035USDT。

 

去你媽的老天爺,非要和我姓高的作對是嗎?我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老高是個樂觀的人,從他的故事中我讀到了不甘和悔恨,但還有一些自嘲和戲謔,這樣就好。沒事的高大哥,不就是吃了龜苓膏嘛,來南京,我請你吃牛排牛鞭牛油火鍋!

 

 

2

我把老婆的嫁妝,換成1000個EOS

 

 

 

老高雖然虧了這么多,但好歹在他的承受范圍內,而阿豪就不一樣了,他賠出去的是老婆的嫁妝,孩子的奶粉錢。

 

我叫阿豪,今年28歲,初中畢業,地地道道的裝修農民工,在這個又要懂英語,又要會翻墻,甚至還要看得懂代碼的幣圈,我承認自己不如那些研究生、海歸,但在幣圈,我和他們一樣,有一個發財夢。

 

我很享受幣圈,在各個群里,沒人會因為我是個做裝修的農民工,就看不起我。

 

雖說不是天天“大佬”、“老板”這樣叫我,但也是平等交流。

 

畢竟,這個圈子里,大家的詞匯都很匱乏,“百倍”、“漲跌”、“牛熊”、“韭菜”、“狗莊”、“瀑布”、“CNM”,除了這幾個詞兒,還有什么可說的呢?

 

知道比特幣是朋友說的,是去年(2017年)八月底,由于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百度了一下,一知半解。

 

有段時間資金盤非常火,當時自己完全不懂,看著收益表就心動了,也抱著暴富的心理,想搏一把。

 

像我們這樣沒學歷沒關系的人,路很窄。

 

于是我瞞著老婆,偷了點她嫁妝錢一萬元投進去。我不知道為什么要用“偷”這個字眼,可能這真的是偷吧!后來盤子的資金鏈斷了。

 

這件事,我老婆現在還不知道,她只知道我每天在工地上干活,不抽煙不喝酒,她也不怕我亂花錢,所以她不知道。

 

家里的錢也都是我來管,就這樣一直沒敢告訴她。

我是接觸資金盤了才知道的比特幣,也一直關注它,從九四后3萬多到6萬、9萬、12萬,我都不敢投,資金盤的血本無歸,讓我不敢向上邁一步,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年底的時候,我接觸到了傳銷幣,就是手機零成本注冊就送礦機,自動產幣。完全是因為不用投資,我才玩的。

 

這樣每天能掙七八十的零花錢,我一天的工資才一百多塊錢,對我來說就是天上掉餡餅啊!好景不長,傳銷幣的泡沫越來越大,沒有新人進來,就崩盤了。

 

在這期間,我經常逛百度,開始試著讀文字,了解區塊鏈。說起來也好笑,一篇篇洋洋灑灑的文章里,有些字兒我都不認識,很多詞兒我都搞不懂,就這樣,我還是硬生生啃下來了不少知識。

 

過年回老家的時候,我和幾個發小聊起了區塊鏈,有人說我裝洋蛋,有人說我進步了。就在這時候,我看到了網易新聞上的一篇文章,說的是村里面通過比特幣改變命運的青年。

 

為什么改變命運的人不是我?

 

不知是哪里來的自信,我萌生了投點兒錢的心思。可是,我哪有錢啊!但是,我老婆的嫁妝……于是我又“偷”了老婆三萬多塊錢的嫁妝,買了1000個EOS。

 

為什么買1000個EOS?“1000個EOS,這輩子錢就夠了。”我是被網上流傳的這句話深深吸引了。

沒過多久幣價開始一路跌,EOS跌到25塊錢一個,我哪里懂什么行情K線啊!看著火幣賬戶上的錢一天比一天少,我真的好怕有一天會歸零,分文不剩!

 

三萬塊錢,是我大半年的工資啊!

 

由于心里藏著事,我白天干活更賣力了,晚上和三兩個工友喝喝小酒,回家后倒下就睡,這樣才能熬過膽戰心驚的一天又一天。

 

老婆察覺到了我的反常,畢竟我這兩年不煙不酒。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言不發,她以為我睡著了,似乎流著眼淚在說:“有啥事都一個人硬扛,我都嫁給你了,咱一起解決。”

 

我忍著沒有顫抖,就讓她當作我睡著了吧。

 

第二天,我就割肉了,我不敢,也不能再把這些留給以后孩子的奶粉錢也輸光了!那天我請了假,清倉!

 

割了沒多久,幣價回升了,一下到了50多,這下我急了,想起那句話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感覺自己被套路了。

 

EOS上漲那幾天,我比之前虧錢的時候更痛苦了,每天都在幻想,如果自己沒割肉就賺發了!陷入白日夢里,我無法自拔,甚至連續三天夢見自己當買了比特幣,身家上億。

 

那幾天的我神魂不定,一不小心,把胳膊弄折了,這下兩三個月做不了工,賺不到錢了。近乎崩潰的我,終于和老婆吐露了實情。

 

跟她一說,她居然沒有罵我,還安慰我說,錢虧了可以在掙,有夢想就是好的,萬一運氣好實現了呢。

 

可能大家不理解,這點錢算什么啊,不就是虧了幾千塊錢,又錯過了賺三五萬的機會,幣圈哪個不是錯過了幾個億的人。

 

但是,這些錢對我們來說真的很重要!

 

很難想象,她居然理解和支持我,雖然她不懂區塊鏈是什么,更別談什么信仰,但是她相信我。

 

我們把嫁妝和剩下的積蓄買了差不多1200EOS吧,后來運氣也不錯,50塊錢多買的,四月底漲到了快150。

 

我們倆當天去吃了一頓火鍋,花了500多塊錢,各自又置辦了一身行頭。在試衣服的時候,我似乎看到了未來的自己。

 

不再是一身白色油漆點,不再是灰頭土臉,走到哪里都會有人叫“先生”,而不是“哎,那誰”。

 

現在想起來很可笑,當時我們的目標是10000元一個EOS,現在被大熊掌拍清醒了,想起來好不現實,就算EOS的潛力無窮,從目前的三十多塊錢,漲到一萬元,恐怕要很久吧。

 

漲的時候激動萬分,一天打開交易所十幾次,跌的時候,不敢點開交易所看。

 

我們家投資的這幾萬塊錢在幣圈毛都不算,但對于我們農民工來說,就是很大的數字了,可能幾年或者十年都存不了這些錢,家庭的開支占了我工資的90%。

 

作為我這種階層的人來說,也許不該碰這些高風險的東西,也許不該讓小家庭承受這種風險,也許……

世間沒有懊悔的也許,只有飄在空中的期許。

 

阿豪能夠沖破自己的階層枷鎖,試圖改變現狀,是值得鼓勵的。但是,我不希望那些對于區塊鏈一知半解,只是聽了看了只言片語的朋友匆匆投資,入場炒幣,而且用的還不是閑錢。

 

這是一塊人人都垂涎三尺的處女地,但是,淮南為橘,淮北為枳,炒幣并不適合每一個人。對于我們這些二級市場的小散戶來說,如同《孫子兵法》里講的,“可勝在敵,不可勝在己”,能不能賺錢不是看誰的操作更好,而是看大趨勢,只要自己做對了,做好了,不過分貪婪,就是不可戰勝的。

 

畢竟區塊鏈對于我們來說是難得的機會,說不讓大家炒幣,那是不可能的。

 

你看,我不怎么會炒幣,那我就不亂操作,以不變應萬變。

 

吳秀波演的《軍師聯盟》里,司馬懿在幻境中問未來的自己,依依東望,望的是什么,望的是趨勢和人心。

 

執迷于K線、技術面,炒來炒去都是在手機和電腦屏幕里,只有遵循趨勢和人心,方得始終。

3

杠桿All in父母的血汗錢

 

 

 

所幸,阿豪的生活沒受太大影響。但小勇這家伙……哎!

 

老高買歸零幣賠了不少錢,可以說是投資標的沒選好,小勇把農村父母的10萬積蓄和套卡拿出來的30萬投進幣市玩杠桿!

 

說實話,如果我早早認識小勇,真的很想揍他一頓,打醒他,死活也不能讓他犯這種錯。

 

我叫小勇,是個普通的北漂,父母是普通的農民,叫我小勇吧。

 

18年春節前,比特幣暴漲了一輪后回調到七八萬人民幣,被財富效應刺激看了下K線圖,感覺這玩意兒是我的機會。當時感覺只要我入場,就一定能賺錢,再也不用擠地鐵了。

 

于是看了很多書,看了很多成功勵志的故事,以為自己具備了在金融市場掙錢的能力。

 

然而,事情沒那么簡單,我為自己的無知而無畏,交了不少學費。

 

越是窮的時候越容易鋌而走險,畢竟人窮志短。當時手里沒多少現金,就從信用卡和網貸里套了六七萬出來,日息萬五。這些錢全買了比特幣,當時心想,上漲的速度肯定大于貸款的利息。

 

記得是春節前買的,買完就跌了,6-7萬是我做過的最大的一筆投資,甚至不是閑錢,而是套卡貸款。因此,行情跌得我心慌,可又不想割肉,2018年的春節對我來說,就是焦慮兩個字。

 

過年時候家里人一起看春晚、吃餃子,其樂融融,我卻盯著手機看比特幣走勢,感覺我的世界就在一個黑色的盒子里,前后左右上下,只要我能看見的地方,都是紅紅綠綠的K線圖。

 

家人問我有什么心事,我說沒事沒事;朋友約我出去逛逛,我說沒空沒空。

 

運氣使然,比特幣在大年初四還是初五,回到我的買入價,我立刻賣掉,還上了信用卡,此后比特幣又漲了些,我幾乎天天罵娘。

 

臨走之前,悶悶不樂的我,發現家里有10萬塊錢積蓄,于是動了心思。

 

“媽,你看咱這些錢放銀行,還沒豬肉漲價快。我放支付寶里,一年能賺三四千!”

 

“爸啊,現在經濟形勢這么不好,你不理財,財就不理你,這支付寶是馬云搞的,不會騙人的!”

 

于是父母的10萬元就到了我的賬戶里,準確的說,是數字貨幣賬戶里。春節后,我帶著這10萬元父母的血汗錢,躊躇滿志地回北京上班了。

 

回到北京后,機緣巧合接觸到王團長日記,感覺寫的有道理,就從第一篇日記開始,一直讀完,讓我對數字貨幣有了新的認識,對投資也有新的認知,想要暴富還是得投資數字貨幣嘛,而且拿著不動就行了。

 

王團長從100萬本金一直到900多萬,雖然又跌回來,但是投資就是耐得住寂寞嘛,于是我開始把父母的這10萬儲蓄買成了EOS,從50多一路買到40多,并且命令自己:一年不許動!

 

閑暇之余,我看了很多區塊鏈的課程,感覺過得很充實,立志今后在這個行業里發展,把握風口的機會。然而,一個又一個的造富神話,讓我動搖了初心,感覺我不用努力工作奮斗,也能逆襲啊!

于是就又陸陸續續從信用卡里整出來30萬左右,當時真是心大找死啊,因為有了第一次買比特幣起起落落的經歷,感覺沒事,跌了就等著嘛,反正這個比股票波動厲害,一兩月就能出手了,又賠不了什么錢。

 

這30萬買的不是EOS,而是ETC,因為看了k線圖,就感覺ETC波動更劇烈些,即使被套也能快速反彈。

 

天真的我,無知的我,接觸了OKEX的杠桿,剛開始小心翼翼,不敢買多,后來貪婪的魔鬼在我耳邊悄悄說:“賺錢其實可以更快!”

 

然后我就陸續加碼,最多加到200-300ETC,期間正好碰到OKEX數據異常官方回滾,OKEX官網強制交割季度合約。于是給OKEX客服打電話理論,必須賠我損失,幾次理論后無果,也就沒有下文了,自認倒霉。

 

用ETC做杠桿賠了錢,心有不甘,于是又開始用EOS做杠桿,剛開始拿200左右EOS做,10倍杠桿,趕上了4月份EOS大漲的階段,我預判EOS一定會到200以上。再加上EOS的10倍杠桿,錢一直變多,從40萬到60萬再到80萬。

 

我徹底迷失了!

 

上班一個月工資才一萬多,睡一覺多了幾十萬,那種感覺十分焦慮,睡不著覺。之前不怎么抽煙,但是那段時間,一天一兩包煙,一根接一根。

 

那段時間,除了工作就是打王者榮耀,因為焦慮,真的不知道閑下來干嘛,在焦慮中OKEX資產到了107萬人民幣。

 

當時那種感覺,心想:這是我的一次機會,從來沒有過這么多錢,千萬不能眼光短淺,至少EOS到200元再出貨,至少掙個二三百萬人民幣,這就是我的第一桶金啊!

 

然而好景不長,EOS到150左右就開始回調,我當時感覺沒事,之前回調了很多不也漲回來了嘛,老子是從四五十元漲到一百五十元,回調算個球!杠桿拿著不動就行了!

 

哎,我都不知道該說自己什么好。

 

終于大概一周左右后的晚上強制平倉了,早上醒來看到,不敢面對。這怎么可能啊!此時,賬戶的人民幣還剩30萬左右,EOS大概在100左右的價格。

 

你大概能想象到那種不忿,像慢慢淹過胸口的水,一種令人透不過氣的求生欲。

 

CTMD!我可是一路看著EOS從40漲到150的,老子不服!于是開始做多,杠桿,10倍,隨后,爆倉。

 

指間的煙一根又一根,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再也不焦慮了,不用天天盯著手機了,因為我沒錢了,虧掉了父母的10萬元,輸沒了信用卡的30萬,現貨市場的幣價腰斬再腰斬,前前后后40萬本金,只剩不到4萬塊錢了。

 

我很后悔,不應該碰杠桿,幾乎每天都會質問自己,怎么就沒有聽王團長苦口婆心的話,現在親身體會過才感覺都是鐵律,當時的我怎么就不聽呢?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句話我們從小都聽過,但誰不是摔破了膝蓋,才想起來早晨上學出門前,奶奶說的,“在學校別亂跑亂鬧,小心摔著!”

 

韓信點兵,多多益善,擁有更多的本金,的確意味著更大的復利,但風險也隨之加大。在二級市場最重要的不是“知彼”而是“知己”,小勇就是典型案例。

 

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就敢透支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明明只能帶三千兵馬,卻帶著十萬大軍出城迎敵了。

 

炒杠桿的心理,往往是以少勝多。什么赤壁之戰、淝水之戰,令人熱血沸騰。但是,千百年來戰爭,以少勝多是極小概率事件。

 

當我們老是幻想著以少勝多、出奇制勝的時候,卻沒有認真審視自己,在市場各方勢力的雄獅百萬面前,我們小韭菜這點兵力算的了什么?幣價繼續上漲是大概率事件,我們因勢利導,順勢而為吧。

 

小勇目前過得怎么樣,他沒有過多描述,但令人欣慰的是,從六月份到現在他自己做了30多篇筆記,總結自己的過失與收獲,希望他能夠盡快走出囚籠,不要再重蹈覆轍。

 

 

4

比起賺大錢,我更想踏踏實實做人

 

 

 

我和老高微信上聊了阿豪和小勇的故事,他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膽子大,我都夠混賬了,沒想到還有這么不顧后果的!”

 

聽他的語音有些激動,我趕忙回復道:“高大哥別激動,誰不想發財啊,年輕人走錯路很正常,我也犯過混。”

 

十來分鐘后,老高打了幾個字:散戶苦啊!

 

幣圈人人都有故事,不光是散戶,還有項目方的人也很苦很凄慘。

叫我小劉就好了。

 

2017年,我是某區塊鏈項目的核心成員兼投資者。我們大老板之前是在海外搞民宿的。

 

當時懵懵懂懂,他說發幣能發財,我就動搖了,誰不想發財啊,雖然知道發幣就難免割韭菜,但我還是加入了他的團隊。從白皮書的編寫、到市場推廣、到銷售、到公司招人和管理,基本大大小小的雜活我都包了。

 

還記得九四剛過沒多久,我們就推出了白皮書,然后在沒怎么宣傳的情況下,短短一個月,法幣就募集到了3000多萬人民幣。

 

在我和其他團隊成員都沉醉在財務自由的美夢時,殊不知黑手已伸向我們。

 

我們一直要求大老板盡快給成員發幣,然后上平臺換錢。大老板一直以各種理由來應付我們,比如說上幣費太貴,不如自己做一個交易平臺等等。

 

2017年12月,火幣開出的上幣費大約在500萬左右,公司的錢足夠有余。但我們的幣最后只上了一個不需要上幣費的小平臺,然后大老板找了幾個程序員,制作了一個簡直和強搶無疑的非競價交易平臺。

 

一直拖到2018年3月,這個幣總算上了自己的平臺,然后大老板直接在后臺操控,把幣價從私募的4美金砸到1分美金,并且嚴格控制提幣(申請提幣之后,大概1-2個月后,才有可能提出來)。而原本承諾分發給團隊成員的幣,卻依然遲遲不見影子。

 

這時候團隊成員都有警覺了,我們一起去找大老板要求解釋,他繼續一直忽悠我們,說現在平臺費更貴更上不起他會想辦法之類。

 

最后拖到6月,團隊里一個大哥實在忍不住了(大哥投資的幾十萬是貸款的,利息越來越高,快被逼到要去跳樓了),就去堵他逼他把錢吐出來。

 

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早在去年年底,大老板瞞著我們,把所有募集回來的資金拿去買了垃圾幣BCD。難怪一直拖著我們的錢,死都不肯退,原來是因為挪用項目資金,并全部輸掉了。

 

這跟詐騙有什么區別?

 

但當時我心軟,總覺得好歹也是師徒一場,不敢忘記他把帶我進區塊鏈這行的恩情,所以沒跟大哥一起把錢當場拿回來。而是同意了跟他簽對賭協議,就是他必須質押BCD在我這里,三個月后如果BCD高于現價,我就把BCD還給他,否則就直接清掉還債。

 

結果想必大家都能猜到,大老板抽身之后,不但翻臉不認人,還說沒同意簽對賭協議,到處詆毀我說勒索他,還直接把我從公司踢了出去(在團隊被辭退,賺的錢被他全吞了)。

 

說實話,我真的很傷心。以前我一直覺得,人與人之間是有情義的,雖然商界社會唯利是圖,但也該有基本的信任和規矩啊!

后知后覺,原來人真的可以完全沒有底線。忽然想起他對我說的一句話:“小劉你記住,原則上的事情,就是要打破的,不破不立!”

 

可我依然堅信,人活在世間,就像球場上的守門員,原則是可以打破的,犯規也好,拖延時間也好,但是要堅守住底線,哪怕頭破血流。

 

大老板做過傷害我和投資者的事實在太多,我都不愿意再回想了。

 

這段歲月的結局就是,原本按協定項目分成的300萬,銷售提成的100萬,還有自己和朋友們投資的大約200萬,全部被他直接吞了,而說好的幣自然也是沒分到一絲一毫。

 

小時候常被教育:不要跟這種人斗,他們會有天收的。可我看到的,卻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

 

如今的他已經帶著圈來的錢逃到歐洲去了,對于原來的項目,繼續忽悠還未清醒的投資者,“投資不是短期的,比特幣都等了那么多年”;

 

而對待新韭菜嘛,還是用原來那套,各種吹牛逼,說泰國王室是自己靠山(其實這個在泰國是犯法的,議論王室是重罪),還認識波蘭總理之類。

 

幣圈黑幕重重,又無監管,可以說是最考驗人性的地方了,當你被金錢所迷惑,失去人性,這個罪惡深淵便永無盡頭。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只希望自己回到開始的那天,給大老板,也給自己一個堅決的回答:

 

“不!比起賺大錢,我更想踏踏實實做人。”

 

小劉這一年的經歷是好萊塢編劇也寫不出來的,其間的爾虞我詐和多方博弈,是你我難以腦補的。

 

大老板的一步踏空,團隊的一無所獲,投資者的一把辛酸淚。更令人發指的是,騙局仍在繼續。

或許大老板最初的想法不是割韭菜甚至詐騙,但一時利欲熏心,做出了坑害無數人的事情。在我看來,這個故事里,損失最大的不是小劉和他的同事,也不是投資者們,而是這個大老板。

 

錢沒了,還能再賺,信義和底線沒了,就再也拿不回來了。即便他如今在歐洲優哉游哉,也不會長久一生,世間的公理與正義只是遲到了而已。

 

在這里,我想對小劉說,遲早有一天,像大老板這樣的人會在區塊鏈的世界里消亡!因為區塊鏈這三個字,改變的不只是財富的分配、社會的機制,還有世界的準則。

 

 

5

吾將上下而求索

 

 

 

老高買了百倍歸零幣,阿豪賣了老婆的嫁妝,小勇賠光了父母的積蓄,小劉被老板割了韭菜,幣圈眾生相多數是滿面哀愁。

 

人們總想著有什么奇謀妙計能夠以少勝多,殊不知無論是中國的《孫子兵法》,還是西方的《戰爭論》,都告訴了我們一件事: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

 

我征集故事的主題是《最驚心動魄的一次區塊鏈投資》,阿豪、小勇、小劉的自述令我感觸到,他們似乎不是驚心動魄,而是膽戰心驚。

 

在炒幣這條路上,大家如臨深淵。或許你覺得,這種不安全感,是由他們自己的貪婪所釀成,我也總再在激勵大家戰勝心中貪婪的魔鬼,但是這條路遍布荊棘,不是每個人都能毫發無損。

 

老高的歸零之路確實驚心動魄,可他卻說一切都是順理成章,順理成章的虧。

 

他的話我不知所云,難道他很有錢,虧了這么多個USDT,對他來說都是稀松平常了嗎?

 

他說:“最開始我以為幣市給了我多一條路可以選擇,但炒幣這條路我越走越遠,慢慢的好像只剩一條路了。今后啊,在這條路上,我一定要穩穩操作,不要虧得老媽都不認識了。”

 

炒幣這條路,我們走得好累。

 

無論是比特幣,還是EOS,我們投資的路注定不是平坦大道,但是,為了不讓傻X領導天天罵,為了不去擠2小時的地鐵上班,為了有自己的時間去健身房減肥,為了給老家的爸媽買一臺高品質的抽油煙機……

 

我們毅然決然走上了這條路,路上坑坑洼洼、滿布荊棘,但我們無處抱怨,也不去抱怨,眼下的懊悔與憤懣,將會成為給膝下少年吹牛炫耀的資本。

 

幣圈沒有驚心動魄,只有順理成章,這條路再累,我也會走下去。

什么熊市,什么虧錢,什么監管不力,什么跳梁小丑,一切都是暫時的,人類文明數千年歷程,哪次大變革不是歷經坎坷!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涓滴終將匯成大江大河,奔流不還,終見那海天一色落日圓,再回望蜿蜒一路多艱險。

 

一時漲跌,一場牛熊,一群魍魎,一腔辛酸,不過是一花一酒一聲笑!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