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2018比特幣最新消息 解決了雙花問題,比特幣為我們帶來了什么?

譯者注:本文作者為比特幣匯款公司Abra創始人兼CEO Bill Barhydt。

bitcoin

我還記得第一次讀到比特幣白皮書時候的情景,當時中本聰發布白皮書也只過了幾個星期。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這句話:

我們(we)在此提出一種解決方案,使現金系統在點對點的環境下運行,并防止雙重支付問題。該網絡通過隨機散列(hashing)對全部交易加上時間戳(timestamps),將它們合并入一個不斷延伸的基于隨機散列的工作量證明(proof-of-work)的鏈條作為交易記錄……

很顯然,當時我的想法是:

這不可能是真的。他怎么可能在點對點的環境下解決雙花問題呢?

在中本聰的白皮書問世之前,雙花問題一直都是數字貨幣交易的致命弱點——數字系統無法在不存在中介的情況下證明兩個或以上的交易參與者沒有花費同一筆數字貨幣。盡管支付技術和服務得到了不斷的提升(DigiCash等技術都可以說是比特幣的“祖先”),所有基于互聯網的交易依然離不開銀行、政府以及信用卡公司等可信的第三方。信任是信用卡、自動化交易所、銀行電匯等傳統支付方式的一部分,但第三方的參與會帶來摩擦,耗費大量的時間和資金成本。這些支付方案都解決了這樣一個問題,即法幣是一種以紙幣為基礎的不記名票據,只能在現實世界中進行面對面的交易。這一點是在紙幣不能被復制的前提下才能行得通的,當然,紙幣是可以被復制的。

在數字世界中解決雙花問題能夠在全球范圍內驅動幾乎即時的商業活動,同時不需要考慮是否能夠獲取銀行服務,也不必擔心貨幣面額和地理問題。

我認為比特幣的成功之處在于這是一個在正確的時間出現的一個正確的概念。比特幣誕生于2008年經濟危機以及隨后的911事件時期,當時銀行監管面臨著巨變。

結果就是,對于那些“被困在”現金經濟中的人來說,銀行的準入門檻變得越來越高——其中包括轉賬、支票和借記卡服務。獲得信貸也變得越來越困難,成本越來越高。這一趨勢絕對影響了消費者,而且為零售銀行和金融創新帶來了更大的阻礙。

比特幣白皮書發布的時候,我剛剛開了一家公司,致力于全球移動銀行領域。這家公司在成長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協調不同銀行和監管需求之間的關系。這些需求最終成為了阻礙公司發展的“絆腳石”。

因此,在這種環境下,雙花問題的解決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技術領域,在這里可以設計和部署一個全新的金融實驗。比特幣的動人之處在于其基于開源的計算機代碼,不受任何人控制。你可以在全球范圍內訪問這個網絡,只要有網絡連接你就能參與這種新經濟。

在比特幣的創世區塊里,中本聰就已經諷刺過銀行的緊急救助。歷史留下了線索,不了解歷史的人總是會重蹈覆轍。

 

一個全新的經濟體系

雙花問題的解決不僅僅是計算機科學領域的一個里程碑。比特幣才剛剛滿10歲,但我們已經看到了這個無需許可的分布式經濟帶來的深遠影響。

現階段,很顯然,比特幣不僅僅是現有經濟體系的一個新特點,基于一些完全不同的原則,其還啟動了一種全新的經濟。

移除了對中心化中介的需求,比特幣為一種全新的銀行架構打下了基礎。其架構是非常安全的。它以協議的形式存在,允許其他協議層、app以及服務使用這種基礎協議。

比特幣服務商的誕生就印證了這一點,比如閃電網絡、Abra和LocalBitcoins等。

如今,搭建比特幣服務的公司有交易所,其能夠實現傳統系統和加密系統之間的價值轉移。也有一些新公司通過比特幣來重構信貸,數字身份也是一個熱門應用。

 

可編程的貨幣

一想到這一切因比特幣成為了可能就讓人十分激動。比特幣賦予了我們創造未來的能力,這種未來是基于健全且可編程貨幣的。

未來,比特幣將讓所有金融創新成為可能,例如無國界且低成本的資金轉移。

比特幣的可編程特點最重要的部分在于,消費者和投資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用比特幣。就像今天的互聯網用戶一樣,他們不知道什么是TCP/IP,但他們依然可以在Youtube上看視頻。相信在未來,比特幣用戶也能有這樣看不見摸不著的無縫體驗。

雙花問題的解決幫助互聯網向開放信息網絡邁出了重要的一步。移除了可信的第三方,比特幣成為了經濟自由的終極武器。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