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
挖礦,比特幣,EOS,以太坊

挖鏈獨家 | 保障信息安全 區塊鏈或可建立“無信任系統”

挖鏈網11月16日報道?與其想方設法解決信任危機,為什么不建立一個沒有任何信任危機的系統呢?

“信任”這個詞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即便是一個小小的紙巾袋子,上面也印著“這是值得你信任的產品”。并且,在現實世界中,“信任”很容易被證實:假設你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鼻子,并沒有感到刺痛或任何的不適,你對它十分滿意,那么它的廣告語確實沒有撒謊。

但是,在虛擬世界中,信任的建立要難得多。無論是在社交網絡上發帖子,查看銀行賬戶的余額,或者是上傳照片到云端,我們已經習慣性地認為每一次使用網絡都是安全的。但是,近年來,數據泄露的事件在全球各個角落重復上演,甚至個人信息都被打包到暗網出售,于是我們上網也開始變得“提心吊膽”。諸多互聯網壟斷巨頭并不會將人們的利益放在最前面,畢竟這與它們的商業模式相悖。

讓每個人都放棄上網,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們能做的只能是提高人們對數據隱私保護的意識,建立一個值得人們信任的網絡。那么要如何建立呢?這也是一個難題。

2017年2月,在Bruce Schneier和Tim Berners-Lee等專家的幫助下,我組織了一個為期一周的名為“隱私悖論(Privacy Paradox)”的訓練營,向5萬多名聽眾講解每天處理我們個人隱私的平臺所存在的一些問題。在那一周快要結束時,我調查的參與者中有70%表示愿意為保護數字權利而戰。

一年多過去了,我不得不承認,對于大多數的美國人來說,互聯網的吸引力是難以抗拒的。他們不知道如何開戰,還有一小部分人認為這場戰爭是徒勞的,并不會帶來任何實質性的改變。就在我沮喪萬分的時候,區塊鏈進入了我的視野。

絕大部分人知道區塊鏈都是因為比特幣,并很快將它與投機等詞聯系在一起。盡管媒體對它有很多的觀點和看法,但很少有人想過“區塊(block)”和“鏈(chain)”這兩個詞竟然還能組合在一起。

今年5月份時,我去了新澤西州(New Jersey)的一所頂級中學,并在那里采訪了大約60個學生“是否聽說過區塊鏈”。這些18歲的年輕人,甚至有些即將進入常青藤聯盟大學中深造,均沒有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

在我充分理解比特幣和區塊鏈之間的聯系之前,我認為與加密相關的東西都是不好的;它們不過是人們渴望走上財富自由之路的投機工具而已。但事實證明我錯了,這兩者之間的聯系要比我想象的有趣得多,尤其是在大型互聯網公司越來越讓人們失望的時候,有必要重新審視這兩者的作用。

比特幣誕生于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場危機讓他們認識到整個金融基礎設施是多么的不牢固。當時,一位自稱中本聰的神秘程序員認為,他(她或他們)有一種途徑可以繞過那些繁瑣復雜的機構體系。2008年11月1日,中本聰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里面概述了一種新型的數字貨幣的想法,這種數字貨幣可以消除如政府或銀行等中間人。這表示,我們無需任何機構來管理資金,也無需任何政府來決定資金的價值。一個由成百上千臺計算機組成的網絡會運行一種特殊的比特幣軟件,并將它們連接到一個名為“區塊鏈”的“分布式賬本”中。

十年后的今天,區塊鏈已經不僅僅被用來記錄比特幣,從醫療記錄、食品到版權等等一切都可以使用區塊鏈進行記錄。尤其是食品供應鏈,這應該是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應用。

以今年1月份爆發的大腸桿菌為例,全國各地有數百人患病。當時聯邦官員認為污染源來自亞利桑那州(Arizona)尤馬(Yuma)的一家農場,但不能斷言。FDA(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在報告中說道:“這是一項勞動密集型的任務,需要收集和評估數以千計的記錄。”而在區塊鏈的世界里,這個過程就會快得多。從農場到餐桌,送貨路線的每一步都會上鏈。例如,為了測試一些受污染芒果的來源多快可以被發現,沃爾瑪將傳統的追蹤方法與采用了區塊鏈的進行了比較,測試結果是7天對2.2秒。

科技企業家兼研究員Bettina Warburg將區塊鏈描述為是對數百年前農耕時代的交易方式的一次高科技更新。她表示:“在農耕時代,我們就有了一對一的直接交易,我們可以信任這些關系,并擁有控制權。后來,隨著貿易路線在規模上變得更加復雜和全球化,我們才逐漸創建了銀行和監管機構等實體,以使我們能夠更確定地實現貿易。”而在過去20年里,市場已經轉向了亞馬遜和eBay等平臺。

“這些平臺促進了我們與那些不認識的人之間的價值交換。”根據Warburg的說法,區塊鏈是我們下一步如何做生意的進化。它將通過使用分布式賬本技術使我們重新回到直接一對一的交易方式。最終,人類將被完全排除在外,機器將根據我們給它們的規則自己實現交易。我們不需要信任,甚至不需要了解交易另一端的人。

但是這里似乎隱藏著一個悖論。即使我們想象著“無信任交易”的未來,我們也迫切需要支持將道德作為區塊鏈項目核心的技術人員。Ethereum的聯合創始人Joe Lubin認為,區塊鏈可以解決有關個人隱私的問題。他進一步說道,“這種以暴露個人信息而獲利的商業模式將會改變。如果我們控制自己的數據,對其進行加密,并使其能夠在指定的情況下有選擇地公開,這些數據就不會那么容易遭遇風險。想象一下,你可以擁有自己所有的數字醫療記錄,并允許醫療服務提供商或保險代理只訪問你選擇公開的數據。”

但是我們也要牢記,區塊鏈技術并不是保障我們在線生活的救世主。關于如何從根本上利用技術來重建公民、公司和機構之間的信任,還需要進行更多的對話。同時,只有讓消費者看到變化的希望,并能夠更好地理解變化背后的機制,他們才會愿意支持這種有價值的實驗。

要做到這一點,技術專家需要重新贏得消費者的信任,并傾聽他們的意見。我們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或許可以重建機構和用戶之間的信任,而區塊鏈可能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途徑。

贊(0)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p3试机号99